替代(烟烟罗*姑获鸟)

偶然的脑洞,拉个配对:烟烟罗和姑获鸟

灵感大概来源于我的游戏历程,可能长篇,要看我什么时候把烟烟罗肝到六星了

私设:1式神未觉醒前是一具空壳,没有意识

      2被吃掉或者返魂并不代表死亡,妖怪的本体不能为阴阳师所用,召唤出来的只是分身而已。

      3阿妈不是神乐,只是顶着神乐皮的玩家

      4防雷:有微量叉突没有大狗子),猫鼠没有小小白所以小小黑只有吸血姬作伴,樱花是她老公的所以把桃花和草爹拉了一对儿,还有三尾狐和雪女

      5文笔渣,人物是网易的,ooc是我的,可能会坑。

      6有人看写的会快一些

 

  姑获鸟来到寮里的那天,已经拿到高级非酋的阿妈捧着那一团小小的雏鸟差点哭出来。寮里大大小小的式神纷纷去围观传说中最强的sr,却见小小的毛团把头藏进了翅膀里死活不肯露面,仔细看看身子还在不停的抖。

  阿妈看看一旁莹草备好的达摩,再看看整个脑袋都藏得严严实实的鸟雏不禁有些发愁。莹草和桃花妖柔声细语的哄着,治愈之光在鸟儿身上亮了又灭,无奈小家伙就是不领情,仿佛她不是姑获鸟而是鸵鸟一样。

  正当众人束手无策时缕缕烟气升腾起来,一只烟雾小鬼冲过来大口一张把鸟儿吞了下去,还未等惊慌失措的阿妈做点什么小鬼就哀叫一声碎裂开来,小鸟落在阿妈依旧摊开的掌心里,稳稳站立,哪里还有半分胆怯的模样?

“啊啦,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喂啊,不然一会又该躲起来了。”掩在烟雾中的那妖面目模糊不清,身形婀娜多姿,一把妩媚成熟的声音听得人骨头发酥。正是寮里最强的式神——烟烟罗。

阿妈反应过来,白达摩蓝达摩黑达摩不管不顾地一股脑塞给姑获鸟,可怜小小鸟儿哪里吞得下这许多,噎得直翻白眼。

烟烟罗轻轻叹气,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覆在鸟儿身上,将达摩化作醇厚的妖力缓缓注入她身体里。阿妈只感到手上一轻,烟雾散去后一只人形大鸟带着个硕大的面具立在原地,呆呆的一动不动。

阿妈立刻就移不开眼睛了,这可是姑获鸟啊,有多少次她只能在别人的空间里看见的最强sr居然真的站在了她面前,她一会摸摸姑获鸟腰间别的伞剑,一会揪揪她身后羽翼般的饰品,乐的合不拢嘴。

“别玩了,”烟雾中探出一杆碧绿的烟枪,不偏不倚地敲中了阿妈的脑袋“看她这样子还没觉醒呢,赶快去打材料。”

阿妈捂着被敲了个大包的脑袋委屈兮兮的扁嘴,不太情愿地嘟囔着“知道了”,可一转头看见呆立着的姑获鸟又笑开了花“姑姑我去给你打材料啦,以后这个寮就全靠你啦。”

“你带兔子和座敷去吧。”烟烟罗轻巧地躲开了阿妈想抓她烟枪的手“隔壁寮的辉夜姬还在等着听我讲故事呢。”话音刚落烟雾就迅速地消散开来

阿妈委屈地抱怨“你嫌弃我非就直说么,你不来的话我老上辅助感觉很不甘心呀。”话虽如此,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和小兔子座敷一起骑在了山蛙上蹦蹦跳跳地出了寮。

一众式神也纷纷散去,鲤鱼精和椒图回了池塘,涂壁躺下重新当回了石板路或者墙壁,帚神和小纸人一起兢兢业业地扫着地,唐纸伞妖为畏惧阳光又想看看景色的盗墓小鬼撑起一片阴凉,武士之灵则一直在兵俑身边飘来飘去,估计在琢磨这是不是自己的壳子。不远处跳跳一家围着九尾猫,不时地发出“好舒服啊”“好软啊”之类的奇怪声音。一旁的铁鼠把自己平时一直踩着的轮子紧紧抱在怀里,看着已经完全沦陷在跳跳妹妹手里的九尾猫笑得无比开心。

桃花妖和莹草并肩坐在樱花树上聊着什么,树下乘凉的妖狐则在偷偷看她们可爱的笑容,全然不顾扯着他一起赏樱喝酒的夜叉。另一边三尾狐趴在雪女的膝上小憩,炎炎夏日,背着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的三尾狐只有待在雪女身边才能舒服一些。

地府的人喜欢在屋子里待着,只留几个灯笼鬼照明,鬼使白照顾着被召唤来许久却仍是一级未觉醒的鬼使黑。黑童子时时刻刻抱着那把巨大的黑镰,他常常缩在房间角落里念叨着“白童子”,除了判官和鬼使白几乎没人愿意靠近他,不过新来的吸血姬倒是喜欢和他待在一间屋子里,两个人什么也不说就可以静静地度过一天。

本应该在隔壁寮的烟烟罗此时却在召唤室门口,她悠悠地吐出一口烟,转身朝姑获鸟走去,随着阳光的减弱她周身浓郁的烟雾也逐渐消散,当她在姑获鸟面前站定时已经完全显出了真容——身姿妖娆,容颜绝色,一双湛蓝的眸子晶莹剔透,令人见之忘魂。

只是美人此时心情却不怎么好,她打量姑获鸟的眼神有些阴冷,甚至隐隐透出几分杀意来。

“最强sr式神么.....”她伸手握住对方纤细的脖颈,“许多阴阳师拥有的第一只六星,隔壁寮的阴阳师也一直在劝阿妈尽快培养出一只六星姑获鸟,他自己的姑获鸟........可是吃了不少sr呀”她的手慢慢收紧,而未觉醒的姑获鸟只是无知无觉的站在那里任她摆布。

见对方毫无反应,烟烟罗顿感无趣,她松开手,缓缓跪坐在了地上,泄愤似得狠狠吸了口烟“整个寮都交给你了,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她低下头,身边的烟雾又重新环绕起来“罢了,如果你真的可以帮助她我怎么样无所谓.......”

她突然感觉姑获鸟似乎低了低头看向她,可未觉醒的妖是没有意识的,抬头一看,对方果然还是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原地。

“那么,这个寮就交给你了”烟烟罗站起身,此时她又完全隐藏在了烟雾中,“如果你不能做得比我更好,就等着死吧”

“不过在你成长起来之前,让我好好欺负你吧。”


评论
热度 ( 2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