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长篇慢热)

部分角色黑化,ooc严重,渣文笔,不定时更,不喜勿入……

chapter39

“诸位稍安勿躁,请准备好您的武器,我们将于5分钟后出发。”零仍然使用着奈奈妈妈的样貌,亲切而温柔“已经找到了泽田先生的所在。”

在大厅里恹恹等着的众人闻言立刻来了精神,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收拾好东西随着克隆士兵离开基地,谁也没有注意到,零的脸有一瞬间扭曲成小男孩焦急愤怒的模样。

 

“醒了么”耳边传来女性低哑柔和的声音,Doctor睁开眼,模模糊糊地看见Missy美艳的脸。他勉力弯起嘴角,挤出不算太难看的微笑“好久不见。”

“你总是知道说什么话能让我开心”Missy伸手刮他的鼻子“既然醒了就起来吧。”

“让我躺一会儿”Doctor闭上了眼睛“我休眠了多久了?”

“十个月。”

“这么久,你都用塔迪斯做了什么呢?让我猜猜,你已经毁了零吗?”

“塔迪斯可是被你锁定在这个时空了,我连出都出不去。非要说做了什么事,就是我将我们的同族和布澈分离开了。”

“什么?”Doctor仅剩的一只手死死揪住了Missy的衣领“你怎么敢这么干!”

Missy坏事得逞般笑起来,轻轻松松把满面愤怒的时间领主按回了棺材里“有什么关系?再说那孩子已经快被布澈完全侵蚀了,我不这么做的话宇宙说不定都要随之毁灭。”

“他还活着吗?”Doctor的声音有些颤抖。

“某种意义上,是的。”Missy满不在乎“布澈分离出来的时候几乎抽干了他的能量,他不得不重生,哦,现在是她了。”

“活着就好....”Doctor喃喃自语。

“不过,她的意识依附在了布澈上,”Missy抿着红唇似乎是有点惋惜的模样,不过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里可没有一丝一毫的歉疚之意。“我没有选择,只能一起毁掉了。”

说完Missy顺手合上盖子,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响Doctor的头狠狠撞上了盖子,只能晕晕乎乎的倒回棺材里。

“不乖哦,”Missy趴在盖子上看着额头红肿的Doctor“难得弄了个好看的皮囊,弄坏了就不好了。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你还是再睡一会吧。”

“晚安,Doctor”Missy有些眷恋的看着棺中人在麻醉气体的作用下渐渐平静的面容“等你醒来,我们就会在家了。”

 

总裁盘腿坐在地上,用锋利的匕首将还冒着热气的汉堡切成易于食用的小块,再一块块送到少女嘴边。

少女仍是那副枯瘦的模样,空洞的眼瞳一眨不眨,盯着云雀——十年前的,仍在昏迷的云雀学长。兴许是嗅到了食物的香气,她张口咬住嘴边的汉堡,嚼也不嚼,喉头一缩便囫囵吞下肚去,即使有时吃得太急噎住也不肯松开抓着云雀的手。

总裁没有丝毫被忽视的不快,只是拿来一杯水喂她喝下去,拭去她嘴角的水痕后轻轻拍着背帮她顺气。

“让我看看,记忆已经在慢慢恢复了呢”Missy把手搭在少女的额头上“哟,小家伙那时候被欺负的挺惨,他还喜欢过你,啧啧,还真是痛快利落的拒绝啊,怎么,你现在又后悔了?”

总裁没有搭理幸灾乐祸的Misssy,只是拿来更多的垫子铺在少女身下,让她能坐的更舒服一点。

“所以说人类还真是奇怪,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不屑一顾,反而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无论使用什么手段。”Missy讨了个没趣也不恼,纤长的手指插进了少女有些稀疏的头发中轻轻梳理着,“现在嘛,既然已经得到了又被糟蹋成这副样子,你也会很快厌烦然后抛弃吧。”

“再自说自话就咬杀你”总裁冷声道“他的名字是沢田纲吉,不是什么物件,是我珍爱的人。”

“这就生气了?”Missy的手向下游走,在少女圆润硕大的肚子上轻轻摩挲着“嘴上说着真爱,可把她弄成这幅凄惨模样的又是谁呢?胎儿一直在贪婪地吸取母体的营养,发育得太好了点,恐怕孩子诞生之日,就是母亲丧命之时了呢,真可怜呐。”

“你骗我?!”总裁再也沉不住气,瞬间将Missy的脖颈掐在手里把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你保证过纲吉会没事的!”

“是啊,纲吉会没事的”Missy被他掐着却仿佛没事人一般,脸不红气不喘,手里的分解枪也抵住了总裁的额头。她俯视着面容几近扭曲的总裁,抿着艳丽的红唇嫣然一笑,“死人会有什么事呢?现在,为了你和你的孩子,说些我爱听的话吧。(say something nice)”

“那么,你想听什么样的话呢?”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总裁耳边响起,他浑身僵住,甚至没法回头看看此刻攀附在他肩上这个冰冷刺骨的人是否就是他朝思暮想日夜期盼的纲吉,那个被他从背叛者手中救出却又再次背叛了的首领。

原本优雅淡定的Missy在看见来人的一刻慌乱起来,那神情甚至称得上害怕,那是面对生命威胁时发自内心深处最本能的恐惧。

总裁无暇顾及抵在额上的武器,一心想扭头去看来人的面容,然而他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机括响声——Missy扣动了扳机。

视野被分解枪炽烈的红色光束充塞,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只有无边无际寒彻心扉的冰冷。

 

十年前的访客们此时正坐在零提供的小型潜艇里朝着游泳池底部飞快地沉下去,刚刚亲眼目睹了惨烈战场的众人可没有什么心情聊天,一个个都怀抱武器沉默着。隐在角落里的“六道骸”瞳孔中微弱的红光一闪而逝,将所见所闻忠实地传输给零。

不知过了多久,舱体微微一震,舱底的圆盖开启,下面赫然是一大片干燥平整的土地,众人稍作准备,在微型机器人确认并无危险后跳了下去。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