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神秘博士梗,all27长篇,慢热)

chapter38


渣文笔,ooc严重,部分人物黑化,纲吉种族为时间领主,不定时更,不喜勿入




六道骸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盯着那道散发出危险气息的裂缝不知在想什么。

那裂缝窄窄一道,仅能容一人侧身通过,白光刺目,飘散出来的却是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

六道骸试着向前走了一步,仅仅是靠近这道缝隙危险的感觉就让他不停的颤栗,这是多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练就的过人直觉正在拼命警告他。

他勉强定下心神,手中三叉戟渐渐成形,沉重冰冷的触感多少给了他一点安心之感,就算是地狱又如何?他在无尽的轮回中走过不知多少次了!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天边,随着最后一名士兵进入了裂缝,空荡荡的教室恢复了平静。

 

那尊活过来的雕像此时正站在巨大的游泳池边,低下头看水中的倒影。平静的水面明镜一般,倒映出那张渐渐从血污中显露出的俊美面容。

“这不是最高效的身体结构,”它秀气的眉微微拧起,水中那人蹙起的眉心盛着的一滴粘稠黑红的血还未来得及落下便被吸收干净,“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它自言自语,也不知在问谁。

滴答

圈圈涟漪泛起,那平静得近乎死寂的面庞扭曲起来,再也看不清。“眼泪,低等生物宣泄情感的无用产物。”它仍然低垂着头,透明的液体以恒定的速率滴落,浸在泪水中的眼眸分外剔透,宝石一般夺目纯净。

“排出这些水分,我才能正常的思考”雕像伸手按上自己的心口“这里有东西在挡着,身为低等生物的感情仍然在影响我,真没用啊。”

“不过,最多再有两个地球月,这些没用的感情就会被清除干净了。”它的表情似哭还笑“现在要做的只是去找回记忆罢了。”

 

六道骸手提三叉戟,在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并没有。

他只是趟过血泊,走过一处又一处狼藉的战场。

血是温的,肢体未僵,空气中浓的几乎化成实质的腥臭让人喘不上气。一具具是人的非人的尸体支离破碎,脏器肉块撒了遍地,这幅景象说是地狱也不为过。

饶是从尸山血海冲杀过来的六道骸也只能掩住鼻子,忍着胃里一阵阵翻涌的酸水绕开那些死状惨烈的生物。

是谁做下这样残忍的事?

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答案,可六道骸尽量不去想这个问题,只是加快了脚步赶去远处模模糊糊的蓝色岗亭。

塔迪斯的门半掩着,门缝处透出柔和的橘色光晕,六道骸犹豫了一下,退到门边用戟尖将门轻轻地挑开,全神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薄薄的门悄无声息地滑开,什么也没有出来,他这才看向门内,只见一片宽广的水域泛着粼粼波光,深蓝近乎发黑的颜色昭示着它可怕的深度。然而六道骸的视线全被站在水池边背对着他的那人吸引过去。

那人正低头看着水面,柔顺的浅棕长发服帖地披散下来,盖住了他瘦削的肩。有一个名字在六道骸舌尖婉转地缠绕,可此刻他一个字也说不出。他咽了口口水,放缓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悄悄靠近。

四周安静的近乎让人窒息,他能听见自己心跳如擂鼓,血液在太阳穴里突突直跳,是他么,真的会是他么?

近些,再近些,他已经能看清他的每一根头发,能嗅到他发间潮润腥甜的香气,这个距离,只要伸手就能碰触.......

那人猛地抬起头来,他心下一骇,停住了脚步,一时间脚底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那人并未回望,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六道骸试探着叫了一声“彭格列?是你吗?”

对方仍没有反应,六道骸不耐烦了,伸手去抓他的肩想把他转过来“你到底是....”

“谁”字硬生生地卡在了他的喉咙里,那人在被他碰到的一刹那融化了,像是靠近热源的蜡,色彩形状迅速模糊变形,变成暧昧不清的一团,六道骸在极度震惊中来不及反应,他重重的摔倒在地,骨碌碌滚出老远,在毁天灭地般的眩晕中他终于反应过来,他这是,只剩一个头了?

在被那东西彻底吞噬之前,六道骸看见无数克,隆人士兵从狭小的入口蜂拥而来。

 

铺在游泳池旁一层厚实的胶质翻涌起伏着,不时鼓起或大或小的包来,只是很快就被压下去,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垂死挣扎一般。

不多时这片凝胶般的物质便平静了下来,它缓缓地蠕动着,消无声息地滑进了深不可测的游泳池。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