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长篇慢热,神秘博士梗)

chapter37

 文笔渣,不定时更,严重ooc,主要角色轻微黑化,纲吉种族为时间领主,脑洞大有点圆不回来,不喜勿入。



并盛中学

雕像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教室里,它不怎么舒服地趴在那张对它来说有些矮小的桌子上,下巴搁在交叠着的手上,呆呆地望着前方视线都失了焦。

窗外阳光正好,它沐浴在明亮温暖的光明中,没有一丝瑕疵的肌肤白得近乎透明,棕色的眼瞳在阳光的照射下通透澄澈,宛如最上等的琥珀,美则美矣,可缺少生气,如同无知无觉的人偶。即使被炽热的阳光拥在怀里,也显得冰冷疏离。

直到阳光由炽白转为暖橙,雕像才缓缓起身,朝着面前的空气按下去一只手。

喀哒

空间,在它手中崩裂。

 

塔迪斯内

“你说过这地方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那个变态死凤梨你怎么解释?”总裁擦擦已经洗的有些红肿的嘴唇,瞪着眼质问法师。

“当然,这可是时间领主的技术”missy倚在棺材上,闻言自信道“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地球上的科技水平不可能到达这个地步,至于那个人类,也只有脑波进来了而已。”

总裁不耐烦“别废话,纲吉到底还有多久才能醒过来?”

“耐心点,”missy收起微笑,眼神凌厉起来。

“你最好记得我们的约定。”总裁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那个人类给你,Doctor和塔迪斯归我”missy漫不经心地回答,涂得鲜红的长指甲一下下敲击在玻璃棺材光滑的表面,隔着朦胧的冰霜,Doctor苍白的面容隐约可见。

“知道就好。”总裁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自言自语着“快点醒来啊。”的missy。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少女手脚并用地爬向关着云雀的特制笼子。由于那硕大的肚子她每一步都走得很费力,可少女只是腾出一只手来护住肚子,继续向前爬去,骷髅似的脸上毫无表情。

云雀在笼子里沉沉睡着,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少女将自己枯瘦的手伸进牢笼的狭小缝隙里,轻轻握住云雀无力的手。

“云雀学长”她轻声地唤。

 

“你该信任零。”白兰唇边笑意不曾减弱半分,在他对面刚刚喝完了一整瓶红葡萄酒的六道骸看上去却有些憔悴。

“为什么?”六道骸已经有些醉意,丢掉手中的空酒瓶又自顾自地啜饮着白兰地。

“这个嘛,小纲吉可是零的创造者啊,”随着透明的烈性饮品接连不断的灌入六道骸腹中,白兰的唇角弧度愈发上扬起来“据我所知,零对小纲吉可是有相当强烈的保护欲呢。”

“kufufu,这可不是什么好理由啊,”六道骸斜着醉眼瞥一眼白兰“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更加不可信了。”

“这是我知道的全部了,信不信由你。”白兰一摊手,紫色眸子闪过一丝玩味。这家伙,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啪”六道骸把半满的酒杯狠狠摔在地上,随手捡了块碎片朝白兰走去,片刻之后已经跨坐在后者腿上。

“哟~你是想重温旧情吗小凤梨?”白兰挑起六道骸的下颌,以拇指擦去对方唇角的淡红酒渍“未来战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哦”他恶意地拉长语调。

“当然想,”六道骸不怒反笑,妖娆的笑容让人移不开眼,如果要形容的话,那便是捕食前色彩斑斓的毒蛇,极度美丽又极度危险,白兰有些怔愣地想着。

“不过不是和你。”咽喉处撕裂般的疼痛粗暴地将他拽回现实。

白兰一把推开六道骸,捂着颈部不断冒血的伤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kufufufufu”六道骸舔食着指尖尚且温热的鲜血,嗤笑着恍若鬼魅“这做工还真差啊,你真的以为这么粗劣的模仿就能骗到我?”

白兰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他能发出的只有血泡在破裂的气管中咕噜咕噜的声音。

“咳咳,咳,”他朝着六道骸伸手像是要抓住些什么又像是在求救,手指痉挛僵硬,沾满鲜血,仿佛某种兽类狰狞的趾爪,再无半分优雅美丽的模样。在极度的痛苦之下他无法保持平衡,从沙发上滑落到了地面,匍匐在六道骸脚下不断颤抖着。

狼狈之极。

六道骸用脚尖踢踢白兰的头,眼中有残忍的快意。“现在,说些我想听的话吧。”

 

在六道骸洗净手上的血回到会议室时,众人仍在枯等着零调查的结果。趁着没人注意,他靠着幻术和从白兰尸体里挖出的身份识别芯片轻松溜出了基地。

“所谓人工智能,也不过如此。”六道骸随手把染血的芯片丢进草坪中,将完美地隐藏在地下的基地远远抛在身后,朝着手中探测器指出的方向一路赶去。

“kufufu,彭格列,我来取回本应属于我的东西哦~”

 

破解成功,耗时:38小时

正在渲染并盛地图,正在载入,载入完成。

士兵就位中,预计将在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
热度 ( 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