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

部分角色黑化,纲吉种族为时间领主,不定时更新,不喜勿入
chapter34
克隆人销毁中心
瓜仰面躺在冰冷的金属平台上,她浑身不着寸缕,胜雪的肌肤上印着不少凌虐的暗痕,一只手以奇怪的姿势扭曲着。毕竟十年前的岚之守护者还拥有着相当可怕的战力,瓜作为家用克隆人没有经过身体强化,饶是加载了格斗板块也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才拿下狱寺。
从天花板上探下几根软管,其中一根移到瓜眼前,展开细小的的金属探爪伸进了瓜的嘴里,破开仍柔软的上颚钻进了她的大脑,取出了那枚已经完成任务的控制器。
脑电波消失,确认脑死亡。
生命体征消失,确认死亡。
表面检测:右枕部有一纵行长3挫裂创口;额面部、右眼至右颧弓部、鼻梁部均有表皮擦伤;右肩背部有一3*2cm表皮擦伤,可触及肩锁关节脱位,额面部、腰背部、臀部可见大面积条片状擦挫伤,右肩锁关节脱位,左肱骨闭合性骨折。
检验结论:废品,应及时销毁
确认销毁
销毁开始
细长尖锐的针头刺进了瓜颈侧的青色血管,开始变得粘稠发黑的血液被尽数抽取出来,在一旁其余的软管已经准备好锋利的刀刃。
瓜的脸颊因为失血而更加苍白,原本温润明亮的棕色眼眸也失去了最后一点光彩,瞳孔逐渐涣散。
会议室
“六个月前,Doctor发来了这条视频。”零抬手一划,Doctor那沾满了血与灰的脸浮现在会议桌上方。
“赶快去找纲吉,”Doctor失了以往带着点孩子气的笑容,焦急道“我这里不要紧,我能处理好,别让纲吉来,听我说,这是个阴谋,这是个圈套,别····”话未说完,Doctor右胸处探出一截利刃,血迹晕染开来。
视频结束了。
“父亲他看完视频就去了塔迪斯。”零微微低头,“他说那是戴立克的进攻,宇宙间最冷血最残酷也是最强大的种族之一。”
“你们的力量都不足以参与到这种层次的战斗中。而父亲他不允许我接触任何有关时空旅行的技术。”零的声音在颤抖。“在我的计算中,父亲对戴立克的胜率是百分之九十七,但是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六个月,你们什么也没做?”六道骸问,十足不屑地一眼扫过去,“或者说你们这群废物什么也做不了?”
“父亲不允许我接触时间技术,特别是Doctor和塔迪斯。”零无奈又不甘地说道“还有那个女人,我的绝大部分资源都在她手里!”
“那个女人?”六道骸一愣“什么人?”
“不是人”迪诺苦笑 “奈奈酱是人工智能,或者说,真正的零。”
“人类这个种族啊,自私自利,虚伪善变,残忍狠毒,为一己之私可以随随便便的将他人推入地狱”白兰捻着指尖拈着的一粒棉花糖“谁会喜欢这种卑鄙猥琐面目可憎的生物呢,人类自己都厌恶自己,更别提计算能力恐怖的人工智能了。”他将已经变形的棉花糖送入口中,嘴角牵起一抹甜腻的笑意“我倒是认为它和我一样,是比人类高级的存在形式。”
“但是呐,小纲吉那样天真的人创造量子计算机的初衷可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啊。这条指令就是它存在的意义。所以为了更好地为人类服务,它将自己“错误的”数据代码整合起来,这就是你们所看到的零,”白兰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两点盈盈的水光在弯弯的眼眶中晃着,直教人疑心里面镶了两颗紫水晶,“只不过是个深爱着父亲又讨厌人类的幼稚小孩罢了。”
“闭嘴”零冷声道“六个月的追查,我已经有了线索。改造十年后火箭筒带你们来这里也是计划之一。”
销毁场
房间里早已恢复了平静,曾今摆放着瓜的身体的金属平台被冲刷干净,在白色的灯光下闪烁着冷冷的银色光泽。
突然,平台冰块一般融化了,水银般的液体悄无声息地滑落到地面,有生命一般朝紧闭着的大门前进,一滴不剩地从门缝中流失殆尽,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
那片流动的金属沿着通气管道前进,此时它紧紧地贴合着管道的内壁,一边飞快地流动着一边从管道壁上剥离下更多的金属,而被削薄的内壁仍然光滑如初,连那片液体的体积都没有太大变化。
从管道尽头离开销毁中心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那片金属干脆连出口处飞速旋转的风扇和栅栏都一起“吞”入了腹中,仿佛永不餍足的怪兽。
至少吞了三吨合金的金属看起来就像是一滩随处可见的水迹,它静静地趴在地上,开始不断的翻涌,缕缕银线升起,相互缠绕,攀升。像是有谁在指引它们跳一支优雅精致的舞,又像是有只看不见的画笔在虚空中勾勒出人体的线条。
骨架,筋腱,内脏,神经,血管,皮肤,这一幕仿佛是在重现圣经中上帝造人的情景。片刻之后,原地只剩下一尊近乎完美的金属雕像。
雕像身姿挺拔,穿笔挺的西装,,一头长发可及腰间,面容清俊,虽面无表情,但也能从微翘的嘴角看出这是个爱笑的人。
然后,它睁开了眼,一双琥珀般清澈温暖的眼睛。紧接着以这抹暖色为起点,鲜明的色彩迅速染遍了他的周身。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