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

部分角色黑化,ooc严重,渣文笔,不定时更,不喜勿入……


chapter33
“草食动物在哪里?“云雀粗暴地揪住了总裁的衣领,把他从回忆中拉扯出来。
总裁挥开云雀的手,朝着房间中央那台巨大的机器一指“那里面。”
“或者说,泽田纲吉就是这位呢。”拥有妩媚红唇的女人微笑着搀扶起孕妇。后者用细的一折就断的胳膊捧住硕大圆润的腹部,稍稍抬起头来。瘦的有些脱形的脸上毫无表情,凹陷下去的眼窝中没有一丝光亮,仿佛嵌了两块死气沉沉的石头。
“你对他做了什么?“云雀的强压着怒火,几乎维持不了一贯的平静。
“分离。“总裁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感受,看向女孩的目光透出几分柔和。”把草食动物和布澈分开了,草食动物的意识现在沉睡在那躯壳里。“
“布澈作为珍贵的生物材料保存起来,”那女人自然就是missy,她轻轻地抚摸着女孩高高耸起的腹部,戏谑道“至于这个孩子呢,不用猜了,是你的哦。”
云雀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了,草食动物怀了他的孩子,却变成现在这幅完全封闭自己的样子,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不想再看行尸走肉一般的纲吉,他环视四周,被摆在一旁的棺材吸引了,待看清DOCTOR的脸后,一个可怕的猜测在他心里逐渐成型。
“你背叛了草食动物。”他笃定地对总裁说。
“他先背叛了我。“总裁丝毫不显得内疚。”你知道的。“
“你变得和那群恶心的浮游生物一样了“云雀架起双拐,浓冽的杀气毫不压抑的释放出来。“伤害本校的学生,咬杀。”
总裁冷笑”不自量力。“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missy捂嘴轻笑,在她面前,背对着她的云雀倒了下去。
“特效睡眠贴,DOCTOR的藏品哦“missy踢了踢趴地上一动不动的云雀”计划快完成了,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分心。“
“既然十年前的你来了,说不定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情况,多加注意,别被那些小鬼钻了空子。“missy说。
“他们要是来了,就别想着走。”

意大利
“告诉我,零到底是什么。”狱寺问。
“零是一台量子计算机,全人类现在都受到零的照顾和服务。“钢琴家说“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政府的存在了,或者说,政府里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绝对不会徇私枉法严格按照法律处理事务的人工智能。”
“你之前说的信用点是什么?“
“每个公民在月初都能领取到固定数额的信用点,你也可以理解为虚拟货币,然后凭借这些信用点去消费,到月底时余额会自动清零。“
“母亲她,现在在哪里?“
“她定居在摩洛哥。”钢琴家回答。
“那么远?“狱寺眉头一挑,”你们为什么不住的近一些?“
“我是个成年人了,“钢琴家暗自把一腔怒火都吞回肚子里去,“我的事业,我的听众也都在这里。”
狱寺面色怪异“你对父亲怎么看?“
“无所谓“钢琴家偏过头去“他和我没关系,更何况那老家伙早就死了,不,整个家族都覆灭了。”
狱寺突然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陌生感,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认识山本武,六道骸,世川了平,蓝波.波比诺这些人吗?“
“山本武和世川了平在蒙昧时代都是很有名的天才运动员,一个是棒球一个是拳击,六道骸是蝉联三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传奇演员,大大小小的奖项拿到手软,几乎是全民偶像,“钢琴家皱眉思索了一会”蓝波这名字我没听过,波比诺家族早就随着蒙昧时代一起消逝了。“
“蒙昧时代是什么?“狱寺问道
“零没出现之前的人类历史被称为蒙昧时代,而现在则是黄金时代。“钢琴家带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回答。
“现如今的里世界如何?”狱寺忽略了这一点。
“不存在了“钢琴家语气平淡,”除了彭格列宣布解除武装自愿成为零的一个下辖组织外,整个里世界都消逝了。“
“什么,怎么做到的……“狱寺一时难以消化这庞大的信息量。
“我不知道,“钢琴家坦然说道,植入在他耳后的那枚身份识别芯片正微微震动着,零那悦耳的声音通过听觉神经不断在他的脑海里回荡。
“请坚持,救援预计在一分钟内到达,59,58,57………“



chapter34
钢琴家捧着一杯热饮坐在柔软舒适的椅子上,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瓜心情复杂。
他可没想到零所说的救援会是加载了格斗模块的瓜,刚才那场激烈的搏斗还在他脑中回荡,但无论如何他也没法将那矫健敏捷的身姿同记忆里一直驯服温婉的伴侣重合起来。
该死,克/隆人就是这一点讨厌!容貌是假的,笑容是假的,甜言蜜语是假的,爱情更是假的!就连性格都可以伪造,你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它,可是它随时都可能变成一个你从未认识过的陌生人!
但是刚刚救下他的瓜战斗时的样子又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动,强大,耀眼,这光芒似曾相识,好像有过谁,也曾救他于危难之中,点亮了他一片漆黑的世界……
“狱寺先生,这是晚餐,请用,”瓜柔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考虑到您今天受到了惊吓,所以口味比较清淡,为了您的身体考虑,请务必吃一些。”
“好的宝贝儿,等等你叫我什么?”钢琴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我们的伴侣关系已经在59分27秒之前就已经结束。”瓜公式化地微笑,以往含情脉脉的双眼如无机质一般冰冷。
钢琴家下意识的握紧了杯子,灼人的温度烫的手心刺痛,可他却不想放开。
“我现在,我现在申请恢复”他支支吾吾的,一句指令被他说得近乎恳求。
瓜仍然微笑“请允许我说明,我是在销毁过程中被紧急召回的,所有关于您的记忆已经被彻底粉碎以保护您的隐私。之前加载的感情模板也被卸载,如上原因,您将得到的体验将远逊之前。”
“没事”钢琴家急切地望向瓜,“现在就恢复。”
“请稍等,零将为您培养出上一任伴侣,预计时长一小时零九分。我将押送十年前的狱寺隼人,再见,祝您有个好梦。”瓜恭敬的一弯腰,转身便欲离去。
“等等!”钢琴家再也顾不了许多,一把抓住了瓜的衣摆,“我要恢复的是和你的伴侣关系!是你!我要的是你!”
瓜转头看着他,清秀的脸上显现出人性化的疑惑“您的上一任伴侣正在培养中。”
“留下来,”钢琴家抱住瓜,怀里那份熟悉的温度让他有股想哭的冲动“我需要的是你,留下来,继续做我的妻子。”
瓜任他抱着,没有一点反应,“我想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很抱歉,我不能那么做。”
“为什么?”钢琴家抱得更紧了。
“我处于销毁过程中,”瓜的声音暖而软,像是哄小孩子似得轻声说着,“之前已经和您说明,记忆和情感都被消除,而接下来逻辑思考能力,计算能力和生理机能都会被强制终止。”
“这个过程从您下达指令开始,一共持续两个小时,它是不可逆的。”
“所以,很抱歉,请让我完成我最后的任务。”
与此同时。
宽敞华丽的房间里笼在暧昧的粉色灯光里,甜甜的香气浸染在略显燥热的空气中,女人低回婉转的呻、吟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交织在一起,从薄薄的纱帘后不断传出。六道骸站在一张大床前,眼皮直跳的看着两具相互交缠的躯体。
两个小时前他亲眼见证了十年后的自己领取了第四个奥斯卡奖杯,然后拖着虚弱的身子跟踪着那位天王巨星参加了一场晚宴,终于抓到这位影帝落单的时候,可一推门却是这么个光景。
“咳。”他撤去幻术,可是纱帘里的人依旧忘我。
“咳咳!”三叉戟已经在六道骸手里成形。
“就是,就是那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谁!”
他一把拉开帘子,那个美艳的金发女人惊声尖叫出来,扯过被盖住了自己,影帝淡定许多,大大方方的看着周身黑气都要化成实体的六道骸,邪笑着问道“哟,整的这么像,挺崇拜我啊。”
下一秒三叉戟就已经架在了影帝的脖子上,而在影帝身上开几个透明窟窿的想法看起来是如此诱人。
“做工不错,”影帝抓住戟柄,他笑着“表情也模仿的很不错啊,嘛,你看着还蛮顺眼的,上来吧,我们可以玩玩两王一后。”
“kufufu,”六道骸再也忍不了,早已点燃的雾之火炎猛地蹿高,瞬间将三人都带入了幻境。


chapter35

日本并盛彭格列原基地
广邃的空间被银白的金属和玻璃切割开来,一条条悬在半空的隧道错综复杂,从远处看仿佛编织细密的大网,每一条纤维中都有淡蓝的光点闪烁。而被“网”层层包裹的是一团漆黑,只有借助时不时逸出的蓝色火花才能勉强看出那大概是个球体。
山本站在门口愣住了,他后退一步,便又置身于林间,脚下的土地松软潮湿,雨后特有的清爽气息和草木的香气紧紧环绕着他。金色的阳光跳跃于鲜红的树叶,勾勒出一派生机勃勃的艳丽美景。
这才是现实,刚才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吧。
可在他面前,锈迹斑斑的铁门大敞着,那抹浓重的暗色吞噬着一切,声音,气味,光线,在悄无声息间消失殆尽。
“您该进去了”耳畔传来提示“您的朋友正在等着您。”
山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克,隆警察的引导下走进了门。

与此同时,基地内部。
狱寺隼人悠悠醒转,入目熟悉的装潢让他愣住了,这里分明是十代目家的客厅,我这是,回到十年前了?
“您醒了?”他亲爱的十代目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冲他微笑。
他使劲揉揉眼睛,没有巨乳,没有长发,没有甜腻的爱意,是真的,这次一定是真的。他冲到十代目面前,抓住对方的肩膀用力摇晃着“十代目我刚去了十年后那里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一切事情都变了我不记得您了啊不是十年后的我不记得您了世界还被一个邪恶的人工智能控制了不行啊我们一定要改变那个可怕的未来啊。”
“请冷静,狱寺先生。”“纲吉”公式化的微笑,“您并没有回到十年前,这里还是十年后,我,是您所说的“邪恶的人工智能”,考虑到您的感受,根据您的记忆构建了一个能让您放松的环境,不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用。”它轻轻抬手一划,周围环境像融化一般,崩解消失。
“我的名字是零。”狱寺眼睁睁地看着纲吉消解成一片细密的光点,飘荡至不远处重新组合成一个小男孩的模样,“走吧,你的其他同伴也到了,我将为你们解答一切疑惑。”
狱寺站在一片纯白的空旷房间里,强忍着几欲喷薄而出的怒火,跟上了已经走远的零。

偌大的会议厅里坐得满满当当,十年前和十年后的守护者,瓦里安们,轴心家族的首领们,以上这群人在十年前绝对会打起来,但今天不同,早已卸下黑手党身份的众人相对平和地坐在了一起,所有人都盯着零。
“你召集我们,就因为这群废物回来了?”XANXUS两腿架在桌上,极其不耐烦。
“当然不是,”零说,湛蓝的眼睛仿佛是无机质一般毫无感情,“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在此之前,我认为有必要解答他们的一些问题,鉴于我的情感模块有待完善,所以这项工作请你们来完成。请尽量顾及他们的感受,”零顿了顿,目光冰冷地扫视过众人,“我也不想,但是,如果父亲在这里的话,他会希望你们这么做的。”
大厅内一时间陷入沉默。
“我们为什么被消除了记忆?”狱寺问道。
“其实一开始泽田殿下是允许各位参与到他的计划中的,各位也是殿下的得力助手。只是……”巴吉尔支支吾吾的。
“他的雷死了。”XANXUS粗暴地打断了巴吉尔,冷言道。
“蓝波那时候才8岁,这件事对师弟打击很大。”迪诺说
“但泽田殿下并没有各位的记忆,只是让你们退出了计划严加保护。”巴吉尔补充道。
“库洛姆在哪里?”六道骸问道。
“请您节哀。”巴吉尔说。
“你胡说什么呢!”六道骸旁边那位天王巨星愤怒道“库洛姆是我的妹妹,她住在巴黎,每周我们都会见面!”
“那不过是父亲愧疚下的无用产物。”零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和现在生活在意大利的蓝波·波比诺一样,只是照着指令运行的空壳罢了。”
“其实这也不是主要原因哦。”白兰捏着枚棉花糖往嘴里送。
“那群疯狂的原教旨主义者和敌对的外星势力勾结在一起,”入江正一说“他们研制出了特定的病毒,对于其他人来说只是普通感冒,可是对于你们,是无药可医的绝症。”
“你们的身体从基因层面开始崩溃,就连DOCTOR都无能为力,他甚至连接近你们都不行——那种病毒对时间领主有极强的感染力。”迪诺说“如果师弟没有布澈,他就会死在与你们的会面中。”
“最终只能用克,隆体来代替你们的身体,但是你们也失去了记忆,火炎,甚至寿命。”巴吉尔说“由于天然的缺陷,克,隆体必须每隔两年就更换一次。”
“只有一个人例外。”XANXUS开口,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云雀恭弥,那个叛徒。”
“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零冷冷说道,“亏得父亲那么信任你。”
“你!”XANXUS的眼睛变得血红,“你就不应该出现!你这种垃圾就应该趁早扔进废品回收站里!”
“现在在“回收站”里的人是你,” 零一步步走到XANXUS面前,看着对方身上的伤痕一点点浮现。“你和云雀恭弥没什么区别,要说有的话,仅仅是他还没有被我抓住。”
“不要把我和那个垃圾相提并论!”XANXUS死死盯着零毫无波动的双眼,“我反对的,只有你。”
零眨眨眼,下一秒它已经是纲吉的模样,它对着XANXUS微笑“来,告诉我你没有背叛我。”
XANXUS别过头,低沉道“别拿这副样子恶心我。你,不是他。”
“看着我”纲吉的声音中掺入了哭腔,“XANXUS,告诉我,零说的是假的,你没有泄露信息对不对?告诉我,你没有背叛我,说啊。”
“我只是在做对的事。”XANXUS说,他的声音在颤抖
“呵。”零恢复成黑发蓝眸的男孩模样,他伸手在XANXUS身上一按,后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才你们看见的只是个立体投影。”它解释,“他在你们脚下很深很深的地方。”
“云雀叛变了?XANXUS也是?” 山本几乎合不上自己的嘴。
“被那两个家伙抢先了吗,我一直认为我应该是第一个。”六道骸不以为意。甚至带着点莫名的失落。
“是,云雀恭弥,瓦里安全员,加百罗涅家族,彩虹之子,”零面不改色地说完一大串名字,“请你们回去务必告知父亲提前囚禁这些人。”
狱寺追问道“我能见见十代目吗?”
“这是我今天召集你们的原因,”零说,“父亲出事了。”

评论
热度 ( 7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