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一发完,有原创人物】

她在黑暗中睁开眼,纯黑的夜幕中一道道惨白的闪电撕开阴云,刺目的光亮映照出面前的少女——浑身是血,双目空洞,纤细的手里捧着一团糜烂的血肉,肉团中垂下一条沾染了血污的白色韧带,与少女被剖开的肚腹相连。
指间传来滑腻的感觉,她低头,看见那堆血肉中半张残缺的婴儿面庞。
她没有惊慌,失去心脏的空洞处仍传来一阵阵蚀骨的疼痛,她亲吻着那具不成形的小小遗骸,声声掺杂着悲伤和怨恨的哀号从被烫坏的喉咙中涌出,扭曲得不成样子。
“醒来,赛丽安娜夫人,你很安全,醒来。”
她再次睁开眼,仍是一片纯黑,但柔软的躺椅和心理医生镇定平稳的声音让她渐渐放松下来,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惊出一身冷汗。
“您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她几乎能想象出莱克特医生微微蹙眉的样子,“不过请放心,这并不是无法治愈的。”
“我几乎试过了每一种方法,”她朝着声源处恳求道“驱魔仪式,护身符,风水,无数个心理医生,您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她的声音近乎哽咽。
“我会尽力,您的情况需要尽快治疗,可是您的下一次预约已经排到了下个月。”
“我可以付三倍的诊金,”她哀求道,泪珠从她无神的眼中滚落,晕开了黑色的眼线,“我,真的很需要您的帮助。”
“这件事我无能为力,不过明晚我将举行一场私人晚宴,如果您能来的话。”
“谢谢您。”
“不过请您注意,请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我明白。请放心。”
医生主动提出让自己的助手送她回家,她欣然接受,记得是个沉默的年轻男子呢。
接下来,SPA,火山泥浴,光是挑选服饰和上妆就花去她半天时间。即使是失明她也没有放弃过对美貌的追求,只可惜她那个整日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丈夫只中意年轻貌美的姑娘,在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中她只能祈祷他别再给她弄出个私生子来。
当她走出别墅时,年轻的助手已经等了一会,她向来不喜欢与这些平民打交道,但为了博得莱克特医生的好感她还是在对方为自己拉开车门时道了谢,换来一句含糊不清的谢谢。
终究还是个底层阶级的人,她想,闻闻那须后水的劣质香味就知道了。
幸好车里淡淡的香气很快驱散了那令人不快的气味,在温暖如春的车厢中,梳洗打扮的疲惫感涌上来,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朦胧中有热气蒙住了她的脸庞,浓郁的鲜香气味肆意的钻进她的鼻腔,勾得那条馋虫在空空的胃袋里急不可耐的挣扎嘶叫。
被食欲刺激着睁开眼,视野内仍是昏黑。。
“为你准备了马赛风味的海鲜汤,汤匙在你的右手边。” 医生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犹豫着伸手,指尖触及到质地温润的木质勺柄。
“金属会破坏食材的味道,所以我用贝壳制作了餐具。”医生适时的解释。
舌尖划过贝壳背面细腻的纹路,略烫的美味汤汁裹挟着入口即化的软糯鱼籽缓缓流下喉管,唇齿间的鲜美滋味令人回味无穷。
“我做了一点小小的改进,选用产籽期的雌鲟鱼作为原料。”医生愉悦道“趁母鱼还鲜活时破开她的腹部,取出接近成熟的鱼籽进行处理。”
她嘴里含着的一口汤顿时梗在了喉咙里,呕吐感一波波涌上来。
“然后再以母鱼为底料熬制鱼汤,最后加入制好的鱼子酱。”医生自顾自的说下去,“母亲亲眼见证着自己的孩子的死亡,母与子又同享一个承载身体的器具。”
母鱼,产籽,破开,鱼籽。
情人,怀孕,剖开,胚胎。
她再也忍不住,跪在地上呕吐,恍惚中她的手似乎又变得血红一片,滑腻腻的,分不清是血液还是羊水,鲜红的海水浸没了她的身体,那少女的脸,那未成形的婴儿的脸一起浮出来死死盯着她。
后颈一凉,她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最后嗅到的,只是廉价须后水的糟糕气味。
“切断了脊髓,手法很干净利落”医生笑着看向自己绿眼睛的年轻助手“既然我们有食材了,Will,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我可不想吃到致幻剂。”Will烦恼的抓抓自己柔软的鬈发。“我们该去狩猎了,那头种猪。”
“正义感可不适合杀人魔”医生揽过will,后者有些别扭的坐在他腿上,最终还是抬头主动吻上了医生微笑的薄唇。
“和你一起狩猎,我很期待。”











PS:“will,你真的该换须后水了”
“滚”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