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

chapter30
Doctor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粉红的烟雾中时并没有多惊慌,作为时间领主,这种“短途旅行”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所以他只是站在原地,不耐烦地挥手驱散那些遮蔽视线的烟雾。
  十年后火箭筒被他改造后会将十年前的人送去十年后同样的人身边,持续时间为一个星期,想到和十年后的自己见面他还有点好奇,这条时间线上的自己实际上又经过了多少年呢?纲吉是否已经实行了他们共同制定的计划呢?
  有点小激动的doctor突然感到了一丝心悸,他的两颗心脏好像被刺了一下那样快速跳动着,仿佛有两只小兽在心房里挣扎蹦跳,轻微的疼痛中藏着一丝异样的兴奋。
  心跳突然加速对于体质特殊的时间领主来说是件很罕见的事,通常只有族人之间进行心灵沟通时才会出现,那种增加也是很缓和的。
  Doctor在这一次重生时完全没有过这种感觉,但是在上一次重生时他可是有过不少次,是那个人,那个从第二次时间大战中幸存下来的,极度疯狂又极度天才的,那个他曾一度以为是他最后一个同族的人,master。
  可是master应该早就死了啊,这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doctor来不及想这些问题,他拿出音速起子牢牢握在手里,警惕地扫视四周,master从来就不能以常理衡量,前两次他的出现都差点导致了人类的毁灭,这个一心想复兴时间领主,制造强大军队的疯子这次又想干什么?
  烟雾散去时,展现在doctor眼前的是一片广阔幽暗的空间,有粼粼的莹蓝水光从天花板散落,doctor一眼认出了这是他的第69号房间——一个游泳池的池底。
  在地板中央有一台巨大的机器正在嗡嗡作响,它的模样古怪笨拙,像是用很多不同机器上的零件拼凑出来的,,不客气的说,这个大家伙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垃圾堆。
  Doctor此时正站在这台机器的旁边,他扫描了一下这台机器,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看,处于想要发泄又必须保持安静的难堪境地,他咬住握成拳头的手以堵住嗓子眼里的那声怒吼。
  这台机器是一台生物分离器,也就是说可以将原本共生的两个生物重新还原成独立的个体,至于分离了谁,想都不用想。
  Doctor把印着牙印的手从手里拿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他面无表情,调大了起子的功率开始对整个空间进行扫描。
  除了他,这间房子还有两个人,一个时间领主,一个孕妇。
  Doctor惊讶的看着回馈的数据,那个时间领主从体型上看绝对不是他,那个孕妇又是谁?十年后的他在哪里?
  “别玩捉迷藏了,出来吧,doctor。”富有磁性的女性声音传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塔迪斯里?”doctor终究敌不过好奇心的驱使,缓缓从机器背后走出来。
  说话的女人画着精致的浓妆,穿一身维多利亚式的复古长裙,纯黑又不失光泽的裙子衬这鲜艳的红唇,俨然一位古典美人。
  “我是Missy。”美人抿嘴一笑,她端坐在一张宽大的天鹅绒扶手椅上,旁边散乱地堆着柔软的垫子,一层又一层,足有一米多高。
  “master在哪?你和他什么关系?”doctor没放松警惕,在离Missy很远的地方便停下来了。
  “我不认识这个人,”Missy站了起来,仔细把裙子上的褶皱抚平,迈着小碎步朝doctor走去。
  “至于我为什么在这,我是你的女朋友啊,为什么不能在这?”Missy在doctor想逃开之前便捧住了他的脸,把他推到了机器上。
  “你想..唔唔”doctor的嘴已经被那双热情却冰冷的红唇堵得死死的,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Missy的吻技出乎意料的高超,doctor这样的老手都被她吻得七荤八素,最后Missy放开他时,他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了,Missy便沿着他的嘴唇一路往上亲,从鼻尖至额头,一个一个唇印印上去。
  当doctor在她怀里倒下去的时候,那一个个吻仍是轻柔的。。
  “毒,毒药。”doctor用力抓住Missy的胳膊支撑自己。
  “你没那么蠢吗。”Missy笑道,低头在已经滑落到地上的doctor额上又是一吻。
  “你,你到底是谁?”doctor感受到入骨的寒意在体内肆意扩散。
  “你瞧瞧,刚还想说你聪明呢。”Missy翻了个白眼,“我给你的提示还不够多吗?master(主人),mistress(女主人),Missy。”
  “master,”doctor知道自己在笑“你重生成女人了啊。”
  “你又换了个年轻帅气的皮囊到处管闲事啊。”Missy伸手去揉doctor的脸。
  Doctor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揪住Missy迫使她弯下身来,用已经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道“纲吉在哪?”
  Missy不怎么费力就把doctor的手拿开了,她不紧不慢的走到那堆垫子前,拨开几张垫子后,她把一个人从垫子堆里拉出来,牵着那人的手带到doctor面前。
  那人穿着宽松的粉色棉布裙子,可是这也掩不住她腹部圆润的弧度,而她的四肢纤细瘦弱,几乎支撑不住身体,Missy搀着她,帮她在doctor面前跪坐下来。她长长的浅褐色卷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庞。
  Missy便把那些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枯槁的头发拨到一边去,女孩原本应该是有一张清秀美丽的脸庞的,可是现在下颌尖的吓人,两颊也凹陷了下去,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显得格外的大。往下,细瘦的脖子上松松拴着一个项圈,垂下的铁链一直延伸到黑暗之中。。
  Doctor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脑袋里的最后一根弦崩断后,他只能在毒药的侵蚀下进入了假死状态。
  Missy则捏这女孩的下颌看她一点表情也没有的脸,满意的点点头,“看来真的失去自我意识了呢。”
  她小心地搀着女孩在软垫中坐下,拿起一旁的针头刺进女孩青紫一片的手臂,淡绿色的营养液便这样输送进女孩的身体。
  接着Missy把doctor拖到了女孩身边躺着,她自己则走到那张扶手椅背后,那里摆着一台棺材,透明的,少了一条胳膊的doctor安安静静的躺在里头。
  “快点醒来啊”Missy,倚在棺材上,“你不在好无聊啊,谁来阻止我呢?”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