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

开虐十年后59啦~
chapter30
“不记得也没事。”狱寺挤出一丝笑意,将滔天的疑问统统吞回肚子里,钢琴家松了口气,指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狱寺站在原地没动,“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
  钢琴家微一愣,笑道:“没事,瓜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不喜欢它。”狱寺盯着钢琴家,后者被他尖锐冰冷的目光一刺,几乎感到实体的痛感。
  “瓜,你去销毁场吧。”钢琴家下意识地避开“自己”的视线,随口对他的妻子说道。
  “是,亲爱的。”瓜乖乖地点头,“销毁后退还的信用点会自动划拨到您的账户上,建议您购买一台合成食物机或者尽快兑换下一任加载烹饪模块的伴侣。”
  “谢啦宝贝,快去吧。”钢琴家不耐烦地挥挥手,瓜仍是温婉柔和的笑着,朝钢琴家投去饱含爱意的深深一望后便转身离去。
  “啧,下次还是把最后的回眸这个模块卸掉吧。”钢琴家皱着眉抱怨,“磨磨蹭蹭的。”
  狱寺看着十年后的自己,突然感觉无比陌生。
  “好了,我们的谈话可以开始了吗?”钢琴家说“不要再和我提什么奇奇怪怪的日本名字了,我这辈子都没去过日本。”
  狱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你真的不记得沢田纲吉了吗?”
  钢琴家有点恼怒“不是不记得,是根本就不认识,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个人!”
  狱寺往前走了两步,在距离钢琴家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身体慢慢绷紧,开始蓄力。
  “你要干什么?”钢琴家终于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
  “不认识?你特么玩我是吧!混蛋!连十代目都不记得的话,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狱寺掐着钢琴家的脖子把他按在了地上,发疯一般咆哮着。
  “放开我!沢田纲吉这个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过啊!”钢琴家完全没有了那份从容,他试图掰开狱寺的手,可这完全是徒劳“冷静!你从十年前来到底为了什么?”
  狱寺无动于衷地看着拼命挣扎的钢琴家,手如磐石一般坚定地卡住他的脖子,“我再问一遍,你还记得彭格列吗?”
  “我,我知道。”钢琴家原本白皙的脸庞已经涨得通红,“放开,放开我。”
  狱寺稍稍松开手,濒临窒息的钢琴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来之不易的空气,可是刚刚缓过来点脖子上的手又掐紧了。
  “你最好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狱寺冷冷道,只是钢琴家的点头答应并没有让他心软。他问出了钢琴家家里放备用钢琴线的地方,然后趁钢琴家还没从缺氧的状态缓过来时,把他的两手反剪背在身后,再以细长坚韧的钢琴线绑住他并在一起的大拇指,稍一挣扎线绳便会勒入皮肉中。轻则留疤,重则断指,无论哪一种,都是把双手视作生命的钢琴家所不能容忍的。
  钢琴家又惊又怒,或许还有对表现的完全像个黑手党的狱寺的恐惧。
  “我记得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脱离黑手党了。”他的嗓子十分沙哑,喉咙里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样又肿又痛,满嘴都是血腥味。
  狱寺沉默着,手里倒是有一杯水,可是丝毫没有给钢琴家的意思。
  钢琴家看了看那杯水,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对方没有得到满意回答的情况下得到救助,只能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你应该收到过彭格列家族的邀请,”狱寺盯着他,“就从那里开始,你最好说实话。”狱寺轻轻扯了扯手中的线头,钢琴家痛的脸色发白,咬着牙一声也没叫出来,只是点头。
  “14岁那年,我的确收到了邀请,也决定要去日本。但是登机前的一晚母亲找到了我,我便决定和她一起脱离里世界,回绝了彭格列的邀请。”钢琴家一边说一边暗自观察脸色阴晴不定的狱寺,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现在的他身体素质已经大大下降,正面碰上绝对不是狱寺的对手,幸好他要做的只是向家里的安保系统下个简单的指令,接下来的事情零会处理好的。
  狱寺并没有太惊讶,有塔迪斯在,这种事轻而易举。他唯一想不通的是十代目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在那时候说服了他的。
  “然后我在母亲的安排下进入世界一流的音乐学院,在此期间,人类终于开始摆脱蒙昧时代的束缚,迎来新时代的曙光。”钢琴家说的很含糊。
  狱寺眉头皱了起来“说清楚点!”
  钢琴家无奈地耸耸肩“零不允许我向你透露这么多信息。”
  “零是谁?”狱寺追问。
  “人类的保护者,服务者和管理者。”钢琴家不太情愿的说“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
  狱寺轻蔑地笑笑,揪住钢琴家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现在你的命在我手里,那个零可保护不了你啊。”
  钢琴家猛地对上了那双冷酷至极的眼睛,心脏几乎都停跳了一拍,这是一双只有杀手才会有的眼睛,这是他再也不想回想起来的关于里世界的记忆。
  这眼神代表对方是真心实意地想杀了他。
  在致命的威胁下钢琴家那早已生锈的黑手党本能也开始复苏,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刺激着大脑,驱使这个器官高速运作。
  “说!”狱寺开始不耐烦了,单手扼住了钢琴家红痕未消的脖颈。
  怎么办,就算现在说出指令,狱寺绝对会在安保系统发挥作用前扭断他的脖子,如果说的话会被零判定为有罪,不仅要扣除信用点数还有可能被剥夺公民权利,向这个少年低头更是让他感到无比耻辱。说谎?他对自己的智商有自信,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
  两相其害取其轻,更何况零不会放任他讲出这些东西,到时候派来警察克隆人便可以解救他了。钢琴家最终还是勉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音节,“放手!给我水!”
  狱寺狐疑地看着他自暴自弃的表情,看出其中的一丝软弱和畏死后,眼中的不屑简直掩盖不了,他随手把钢琴家往地下一摔,似笑非笑的说“说,说完就给你。”
  钢琴家压抑着满腔怒火,自从他进入音乐界后,所到之处皆是鲜花和掌声,各种奖项拿到手软。赞誉,歌颂,崇敬,这是他人对待他的常态,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该死,真该死!要是没有把体术彻底荒废掉的话,钢琴家暗自懊恼着,同时又对狱寺生出几分怨恨,从蒙昧时代来的野蛮人!
  狱寺看着钢琴家由红变青,再由青变得惨白的脸色,放松了手里刚才猛然扯紧的钢琴线,漫不经心地开口“你再磨蹭,下一次我就把你的手指全部勒下来。”
  感受到手掌间温热滑腻的液体和尖锐的痛楚,钢琴家几乎要疼晕过去了,但最终,他也只能开口,任狱寺挖走他想要的所有信息。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