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

chapter29
“喂,醒醒!”
“他看起来很糟糕,好像病了,额头烫的厉害。”
“他没有手环,应该是那群抵制 零 的原教旨主义者。”
“可是他病的很厉害,而且他长得好像你啊。”
“不管怎么样,这不关我们的事,联系 零 ,让它来处理。”
“好的,亲爱的。我先提取一些DNA样本。”
“对了,顺便提醒 零 告诉我这个人是怎么闯入我家的,还有动机。”
“亲爱的….”
“怎么了宝贝儿?”
“这个人的DNA,和你的相似度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什么?!”
“冷静亲爱的, 零 传递了信息给我,根据数据库,应该和蒙昧时代一种叫 十年后火箭炮 的黑手党武器有关。”
“我倒是还有印象,波比诺家族对吧,可是十年前的我应该已经脱离里世界将近一年了,怎么会被这种东西攻击?再说我也没有类似的记忆。”
“稍安勿躁, 零 建议我们询问十年前的你发生了什么。”
“也行,那么加载一个医生模块吧宝贝儿,没有手环是没办法启动家庭医生AI的。”
“好,请稍等, 零 会为我们开辟运送药品的特殊通道。”
狱寺的意识渐渐从一片黑暗混沌中挣扎出来,他感到自己好像正躺在一朵软绵绵的云彩上面,睁开眼睛他才发现真的躺在云朵上面——柔软,温暖,流动着,带着湿润的水的味道,丝丝缕缕地缠绕在他身上。
狱寺以为自己在做梦,他伸手想去捉住一小片“云彩”,可是那些乳白的水汽只是像真正的水一样从他的指缝中流过,看得见摸不着。
手掌间湿润清凉的感觉倒是把狱寺从梦境的幻觉中拉了出来,他环顾四周,入目只有澄澈碧蓝的天空。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更没有灯,只有他身下这片连一丝云彩也没有的天空自身散发着柔和悦目的光线。
狱寺有些茫然,如果这不是梦境的话,这里是哪里?天堂么,他可不信奉天主教。
他试着坐起来,他还真有些担心这片轻飘飘的云承受不了他的体重,可没有,它足够坚韧也足够软和,就像一张不会左右晃动的宽大的吊床。
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狱寺意外的发现自己神清气爽,原来的种种不适消失得一干二净。也许这和那些在他身上缠绕着的云雾有关?狱寺如此推测。
然而他还没走到边缘,便有飘渺的人声从天边传来:
“宝贝儿,那片,嗯..云是用来干什么的?”
“那是纳米技术啦亲爱的, 零 说这个可以帮助他缓解时间旅行带来的后遗症。”
“他醒了,宝贝儿,关掉全息投影吧,我可是又好多问题要问呢。”
“亲爱的~,问归问,别忘了 零 的话哦,不可以向他透露太多未来的信息。”
话音刚落,天空不见了,狱寺站在云彩上,俯视着脚下好奇地看着他的两人。
一个自然是风度翩翩俊美非凡的钢琴家,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有着及腰的褐色长发,清秀熟悉的脸庞以及从这个角度看妙极了,一道深深,深深的,深道足以把狱寺吸进去的事业线…….
等等,您哪位?
狱寺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钢琴家看他一副淡定深沉的样子,便先开口询问“十年前的我,看起来你并不吃惊,告诉我,你是怎么来的?自愿还是被胁迫了?”
狱寺不动声色,从云彩上跳下来,一步一步稳稳地走向那名D-cup的火辣女子,再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问“她是谁?”
钢琴家愣了一下,手自然地搭上那女人的肩,“这是我的伴侣,或者说,你未来的妻子,瓜。”
狱寺一拳挥向钢琴家的脸,正中鼻子。钢琴家被他打得向后踉跄了几步,瓜扶住他,挡在捂着鼻子不敢置信的钢琴家和跃跃欲试想要再来一拳的狱寺中间,“请冷静,这一定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狱寺面无表情“我不打女人,让开。”面对这个和十代目长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女人,他真的下不去手。
“没事”钢琴家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瓜,向他解释你的身份。”
“是,”瓜棕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微弱的蓝光,原本的笑容在一瞬间褪去,一张脸机械一般毫无感情,连声音都变得干巴巴的。
“我是狱寺隼人的克隆妻子,编号为IW201804205927,主人命名为 瓜 ,外形模板:自定义,已经投入使用5个月,价格为8000信用点,身高为165厘米,体重…..”
“行了,够了。”钢琴家撩起瓜耳边的长发,给狱寺看印在瓜耳后的条形码。
“明白了么?”钢琴家笑笑“买的,可以换。”
“什么?”聪明如狱寺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十年后的世界可是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哦。”钢琴家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狱寺“可惜我不能说太多,不过告诉你这个还是没问题的,对吧宝贝儿?”
瓜又重新笑了起来,充满着爱意和宠溺“当然。”
钢琴家吻了吻瓜的额头才继续说下去:“在十年后,每个人都可以购买符合自己心意的克隆伴侣,应该说兑换更合适,货币早就随着蒙昧时代一起消失了。不说这个了,从外貌到性格,全部都可以调整,直到你满意。如果你腻烦了这一任,还可以回收销毁再去兑换另一种风格的,不过可不能刚买就不要,至少要过一个月。”
“所以,如果你不喜欢这一任的,等你到我这个年龄你再去挑一款就好。”钢琴家促狭地笑着“前面五个我选的的都是男性伴侣,这次为了新鲜才挑了个女的,下次我想要个双性的,再过两天吧,到时候,宝贝儿你自己去销毁中心吧。”
瓜脸上的温柔笑意丝毫未变“好啊,亲爱的。”
狱寺也许听进去了,也许没有,他只是死死盯着钢琴家“十代目在哪?沢田纲吉在哪?”
钢琴家疑惑的看着他“他们是谁?我认识吗?”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