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s27主,神秘博士梗,长篇,慢热】

chapter25
永远不曾相遇和得到了以后失去,你会选择哪一个?

两人双唇相触的那一刻,纲吉本能的发动了时间领主的能力,开始读取狱寺的记忆和情感。所有那些爱慕,挣扎,痛苦在一瞬间倒灌进他的脑海,庞大的信息量占据了所有的思考空间,苦涩的滋味从舌尖漫延,被锁在紧紧闭着的双唇间。
纲吉最终还是伸手轻轻推开狱寺,后者在他面前重重跪下,坦诚的开口:“惩罚的话,无论多少都会领受。”
“说什么傻话呢,”纲吉别过脸躲开那双炙热的碧色双眸,“快起来,现在去找你的母亲可能还来得及。”
狱寺眸色一暗,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纲吉一把拽起来,“放心,直接把她带去十年后就好了,真是的,你也不为小时候的自己想想。”
狱寺一愣,随即狂喜道“我可以留在您身边了?”
“当然,我们是朋友啊,”纲吉轻声道“那件事请不要再提了。”
只是朋友而已,纲吉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狱寺心中喜悦参半,最终只是短促有力的应了一声“是!十代目!”
纲吉松了口气,转身推开了琴室的门,“我的速度你赶不上的,你就在这里陪陪那孩子吧,我一会就来接你。狱寺听好哦,你先和这个哥哥玩一会,我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
“嗯,好的,快点回来哦。”孩子乖巧的点点头。纲吉宠溺的摸摸他的头,在收获了一个来自孩子的贴面礼后心满意足的展开蝠翼头也不回的朝已经变得鲜红的夕阳飞去。
狱寺有点嫉妒的看着使劲挥手的孩子,不禁又回想起了那柔软的触感,脸颊微微发热。孩子扭头看见一副痴汉模样的狱寺嫌弃的撇撇嘴,变态,这家伙居然敢在他之前对纲吉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哼,他可全看见了,真让人不爽。
“喂,你,我渴了!”孩子毫不客气地使唤起这个“变态”,狱寺还沉浸在回忆-幻想中,闻言已经自觉地拿了个杯子去接水,水接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小鬼一点礼貌都不懂吗,还有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啊”
纲吉可一点都不知道狱寺和狱寺的左右互搏,刚飞出去就拟化了一个简易的传送装置,下一瞬间就已经出现在了狱寺母亲出事路段的前一个路口,一辆白色轿车正缓缓驶来。
还好赶上了,纲吉一边降落一边庆幸,可是那辆车的速度却越来越快,见他也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直直冲了过来。
咦,不对,纲吉站在路中间,驾驶座里的女人已经清晰可见,看长相的确是狱寺的母亲没错,可是不对,呆滞的眼神,死板的面部表情,让她的美貌大打折扣的同时,也明确无误的表明了它的身份——一个克隆人。
纲吉侧身让车子呼啸而过,拨通了Doctor的电话,“你救了狱寺的母亲?”
Doctor那边十分嘈杂,人声鼎沸中夹杂着响亮的婚礼进行曲,纲吉好不容易才听清Doctor喊的话“啊?那位夫人?两个月之前我把她送到布萨卡兰卡星上去度假,现在她正主持我的婚礼呢,你要不来唔,宝贝,不行,现在还唔,唔唔唔。”
话还没说完,便听见一个娇媚的女声略带娇嗔道“你在和谁说话,亲爱的?现在是我和你的婚礼,专心点~~~~~”然后便是一片令人脸红心跳的啧啧声。
纲吉捏着电话不知道应该挂还是继续听,幸好此时有人重新接了电话,柔和的女声有点迟疑的问了一声“您是泽田先生吗?”
声音真好听啊,纲吉感慨着,应了声是。
“谢谢您,”那位夫人声音有些颤抖“十分感谢您。”
纲吉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位可怜的母亲,要告诉她这十几年她依然不能与自己的孩子相见吗?对于她而言,未来根本就没有丝毫改变啊。
唉,刚才就不该答应狱寺的,一时心软就动摇了好不容易才下的决心,自己是不是太软弱了点?
“我想拜托您件事,”电话那头的环境已经逐渐安静了下来,那位夫人恳求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来。
“您请说”纲吉坚定道“我一定全力以赴。”别说是一件,就是一千件一万件他也甘愿去做啊。
“我,我不在的时候,可以请您陪在狱寺那孩子身边吗?”

评论
热度 ( 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