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狱寺特别篇】

番外 狱寺
狱寺隼人是个同性恋,这点他从很早就知道,因为他那个毒蝎老姐,他对年轻漂亮的女人没什么好感。
8岁就离家出走,在里世界独自打拼,见证甚至是亲身体验过其混乱肮脏,狱寺自然不可能是白纸一张,他的床伴不在少数,更新频率也很快,被他桀骜不驯的性格和帅气外表吸引而来的人往往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而离去。可以这么说,在精神上,他从未堕入爱河。
他就这么一直混混沌沌的活着,怀着对于父亲的恨意和对母亲的怀恋,沉溺在暴力和肉 欲带来的片刻欢愉里,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后来他回想,如果九代没有在那时候出现,他这辈子估计会终结在某条阴暗潮湿的小巷子里。
一开始他只是单纯的对九代提出的“打败他就能当上下一任十代目”的条件感兴趣,但当他接过档案看起来时,心里却有别样的想法滋生,像是疯长的野草,刺痒,蓬勃,怎样也烧不尽。
档案上的照片明显是偷拍的,画面上正在浇花的拥有亚裔面孔的男孩瘦瘦小小,不太合身的学生制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随着衣袖滑落而裸 露出的一截纤细的手腕在阳光下白得耀眼。狱寺知道,这是很容易留下痕迹的肌肤。他定了定心神,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照片中人的面容上
那男孩微微低着头,线条优美的脖颈同样白皙,暖棕色的蓬松头发在骄阳照射下透出隐隐的金色。面容是亚洲人特有的清秀温和,不带任何侵略性,而此时男孩正专注地看着娇艳的花朵,翘起的嘴角边绽开一朵小小的梨涡,一瞬间在狱寺眼里竟是把所有花儿都比了下去,见惯了狂放风情的他眼前一亮,心里早已开始盘算。
这家伙看起来这么弱,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到时候手下留情饶他性命,注意不要弄伤他的脸。然后在外面找间房子养起来,乖乖做他的小情人就好~~~
现在想想,那或许是长期身处黑暗之中的人对光明本能的向往。
可惜他想的太美好,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当手里的炸弹散落一地,他却平静的不可思议,啊啊,这令人憎恶的一生就要结束了吗?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只是,他看向对面少年如他想像一般匀称洁白的胴体,要是可以亲吻抚摸的话………
真正被救了的时候,狱寺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是黑手党吗?不过狱寺是何等聪明的人,联想起九代“巧合”的出现,听起来过于丰厚的奖励,几乎在瞬间他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所谓“打败他就能当上下一任十代目”恐怕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九代真正的目的恐怕是让这位十代目多一个得力的手下。
狱寺不是那种会轻易屈服的人,尤其是他意识到别人给他下了套的时候
可是这一次他心甘情愿地跳了进去。
他只是,想留在他身边。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
为了能够留下来,狱寺隼人也许不是守护者里最强的,但绝对是最努力的那个。
他其实很害怕被抛下。
他还是那个3岁生日时等了整整一天,练琴练得筋疲力尽也不愿停下的小孩子,一直固执地问着:
是不是我不够优秀,你才扔下我走了?
是不是我再多努力一点,你就会来了?
所以他才一直奋不顾身,毫不顾惜自己的性命。对于他来说,能得到那份珍贵的信任和温暖,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出身于正统黑手党家族,狱寺深谙里世界内部森严的等级秩序,对于历史悠久的大世家彭格列更是如此。加入家族之初,他毕恭毕敬,把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尽数收拢起来,不敢踏错一步,所以他才看山本那个大大咧咧装傻充愣的家伙这么不顺眼。混蛋,给我注意点规矩啊!!
直到指环战,沢田纲吉近乎失控的一席话才让他明白,原来,他们之间的羁绊,并不是里世界中纯粹的等价交换。
“我信任你,关心你,并不是因为你可以为我带来什么,可以充当我王者之路上的垫脚石,可以为我取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而是因为,你是我重要的伙伴。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不可取代的朋友。
对于我来说,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好的东西。
如果你死了,胜利也就没了任何意义。”
正是这份温暖和包容,补全了狱寺心中巨大的裂隙。
他宛若新生。
可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就是胜利啊!
指环战胜利了,狱寺隼人心里的战争才刚刚打响。
他终于意识到,十代目,纲吉与一般的黑手党Boss是不同的,学着山本把手搭在他肩上,借口有急事拉着他的手,上厕所时一起去之类的,他的十代目完全不反感。
那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一遍遍辛苦地去清理心里肆意生长的野草了?他是不是,有了机会呢?
可是他知道,十代目喜欢的是女生。放学后,十代目跟着京子,他跟着十代目,这样可笑的过程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可是他停不下来,最初看见十代目那份心动就驱使着他花光了积蓄在意大利购置了一套舒适的小房子——用来养他的“小情人”,而现在,与十代目接触的时间越长,了解越深,爱慕之火就越燃越旺。
强大和柔弱,坚强和怯懦,完美的融合在他身上却生不出一丝违和感,令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狱寺最初发现不对劲是因为梦,一个又一个香 艳火辣的春梦,主角全是他敬爱的十代目。在学校,在厨房,在那栋小房子里,从来不会拒绝他,抱着他,亲吻他,在他耳边用甜腻沙哑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隼人~”。
几乎每隔三四天,他就不得不在早上清洗床单。
白天他恭恭敬敬的和十代目相处,小心翼翼的相处,拼命地压抑自己的冲动以免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夜晚则在睡梦中在白天的种种场景里和十代目无所顾忌的缠绵,狱寺隼人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
只是梦总会醒的。
为了掐断自己不切实际的妄想,睡眠没什么障碍的狱寺每天睡前都要服用安眠药,他做到了,这件事被他瞒的很好,十代目不知道,山本不知道,Reborn不知道,到最后,他自己都有点疑惑,我喜欢他么?
只是,爱是藏在心底的愿望,你不说,就永远没有人知道,一直一直的埋葬下去,最终只能腐烂变质。
直到十代目和斯库瓦罗恋爱后,他才追悔莫及,明明他才是陪在十代目身边最久的人(山本那个笨蛋不算),如果他当初能勇敢一些,主动一些,那么如今站在十代目身边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现在,要不是他曾经自学过高等物理,对相对论和祖母悖论有所了解,那么在他救了母亲的之时,就是他和十代目永远分离之日。
试一试吧!就像薛定谔的猫,如果不打开盒子,永远不知道它是生是死。至于打开的盒子是潘多拉魔盒还是宝藏,谁在乎啊!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