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 s27主 神秘博士梗,长篇,慢热】

chapter22
与其素雅古朴的外观截然相反,这座古老的城堡内部透露出巴洛克式的奢华,处处精雕细琢,装潢金碧辉煌,陈设贵重精美,而这一切却又没有流于庸俗,足可见主人不凡的品位。
纲吉不在意这些,想当年达芬奇曾教授他绘画,米开朗琪罗给他雕了一尊半身像,他还用一百枚金币和拉斐尔交换了一副他自己的肖像,他也曾亲眼见证罗马斗兽场的辉煌,亲身参与过在帕特农神庙中的祭祀仪式,甚至亲自参与过圣保罗大教堂的建造,如斯美景,他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宽大的蝠翼此时收拢在他身周,拟化出的反重力装置和视觉过滤器同时运作着,让他在长廊顶部的阴影中藏身,幽灵一般避开所有警卫,迅捷无声的飘向目的地——琴房。
琴房很偏僻,纲吉拐了十来个弯才到,看来这栋府邸的女主人很不待见她丈夫的私生子,门口一个守卫也没有,这在里世界可是很少见的事情。
纲吉悄无声息的推门“飘”了进去,浮在半空静静注视着那个孩子。
孩子端坐在比他自己还高的琴凳上,柔软的手指依次拂过面前他所能触及的有限的几个琴键,神情专注而安详。
看得出他已经弹奏了很长时间,柔嫩的指尖已经微微红肿,稍稍碰一下光滑的琴键便会疼得皱起小小的眉头。柔顺的银发被汗水打湿了贴在光洁的额头上,奶油般的肌肤已经泛起淡粉色,即使这样,他仍然忍着痛楚,把双手都放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再一次弹奏起来。
纲吉没有惊扰这孩子,只是缓缓扇动着双翼,让温度已经降至冰点的蝠翼为孩子送去一阵清凉舒适的微风。
孩子的动作吃力又迟缓,酸痛不堪的手臂每一次抬起都是一次折磨,尽管稚嫩的小脸几乎皱成一团,可他却像被某种魔力操纵一般不肯停下。
令人称道,虽然不是很连贯,但是可以听出这是一支优美轻快的曲子,纲吉不禁暗自赞叹狱寺的天才,现在想来,他这个废柴能够和如此优秀的人成为朋友真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更何况狱寺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他刚刚亲手将狱寺推出自己的世界。
沉浸在回忆里的纲吉被一阵轻微的抽噎声拉了回来,琴声不知何时停止,孩子垂着头,止不住的泪水一滴滴打在琴键上,冲淡了那触目惊心的血色,磨破的双手仍然放在琴键上,只是孩子再也没有力气按下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约定好的,为什么还不来?”孩子抬头呆呆凝望着窗外,被泪水洗濯的无比清澈悲伤的碧色眸子令人无法直视。
“她会来的。”陌生但是清亮轻柔的声音在孩子身后响起,孩子第一反应不是惊喜反而是摸向了小腿上绑着的匕首。孩子转过头,犹然带着泪珠的笑颜天真无邪,手里尖利的匕首却快很准的捅进来人的小腹。
这一击落空了,孩子愕然的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琴室 ,随即感到自己落入冰冷的怀抱,握着匕首的手被一只冷得刺骨的手包住,刚刚被张开还没来得及呼救的嘴也被毫不留情的捂住。
“你小时候过得什么日子啊”他听见来人自顾自地抱怨了一句“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放开你,匕首你可以留着,只是别喊其他人来,会很麻烦。”孩子听话地点点头。那人便松了手,动作温柔地把他放回了凳子上。
“你是谁?”孩子这才看清来者的样貌,过分苍白的皮肤(背着两个冰块冻的),鲜红的瞳孔(刚刚拟化出的隐形眼镜),微笑时露出的尖牙(假的),合身讲究的晚礼服(回中世纪在法国订做的),极力伸展的漆黑蝠翼(拟化出的),像极了传说中优雅美丽强大恐怖的吸血鬼。
不,一点都不可怕,孩子想,也许是因为那张对于男生来说过于清秀的五官和暖阳般的微笑,碧洋琪都比它恐怖。
“我是,”吸血鬼先生犹豫着,声音中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一个你永远不会认识的人。”
小小的狱寺其实非常寂寞,名义上的母亲不可能对这个私生子倾注什么爱意,父亲迫于家族内部和妻子的双重压力对于自己的儿子也只能保持距离,唯一的姐姐还总是喜欢逼着他试吃一些“爱意满满”料理。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温柔又不会伤害他的人,更何况还是个他一直很感兴趣的神秘生物,小家伙自然将吸血鬼当成了难得的玩伴。
“你是笨蛋吗?”心里高兴,嘴上却毫不留情,孩子极其不客气对着还沉浸在伤感中的吸血鬼说着。
“什么?”纲吉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家伙哭笑不得,不愧是狱寺啊,这恶劣的性格,
“我说,你是个大笨蛋!”孩子提高了音量“我们才不会永远都不认识呢!你的名字是什么!”
纲吉不明所以,不过在骨子里的保姆基因的作用下,还是乖乖报上“沢田纲吉。”
“你是日本人?算了这不重要,听好,沢田纲吉。”孩子仰头看着他,“我的名字是狱寺隼人。”
“所以?你为什说我是笨蛋?”纲吉疑惑道。
孩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既然已经交换了名字,我不就认识你了吗?什么叫“我永远都不会认识的人”啊,说出这样蠢话的你不是笨蛋是什么?傻瓜吗?”
纲吉囧囧有神的看着孩子,他好像是被嫌弃了?不过这一打岔总算把他从心里不舍纠结的泥潭中拉扯出来。
看来不好好投入是不行的啊,纲吉这么想着,暂且把那些恼人的思绪抛开,身后的蝠翼敛起,缓缓降落在了地面上,他伸手泄愤似的揉乱孩子原本柔顺服帖的银发,“小鬼,不要随意的看低人啊!”话虽这么说,纲吉的脸上却连半分愠色也无,苍白的脸上笑容洋溢。
孩子有些别扭的任他作乱,撇撇嘴掩饰了脸颊的红晕,这个吸血鬼笑起来真好看啊。
无论狱寺再怎么天才,此时也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很快便忘了纲吉的“恶行”,拉着他玩了起来。
“大姐姐说,隼人有一双很适合弹钢琴的手吶”孩子献宝似的把那双肉呼呼软绵绵的小手举到纲吉面前,纲吉握住,很小心地避开了那些磨破的细小伤口,微笑道“嗯,隼人长大了会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呢。”
纲吉一边享受着孩子暖烘烘的小手,一边趁孩子不注意时从身后的蝠翼中摸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拟化出的),起开盖子,挑了一块淡青色的药膏细细地涂搽在孩子红肿渗血的指尖上。
孩子只觉得点点舒适的清凉取代了火辣辣的疼痛,吸血鬼先生半跪在自己面前专注又心疼得为自己上药,一时间,心里有什么地方被狠狠击中了。
“我这里还有很多,你留着用吧,以后不要再这样弹了,觉得累了就停下来,不要紧的。”纲吉又摸出一个样式古朴的大瓶子放在了孩子身边,可是再一看,孩子眼眶又红了起来,泪水打着转眼看就要落下来。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吗?”纲吉有些手足无措,想去碰碰孩子又不敢。
“不,很舒服,我己经不疼了。”孩子胡乱地抹去泪水“都怪那些佣人没有打扫干净房间,眼睛里进沙子了。”
“是吗····”纲吉不太相信,他当然知道孩子眼睛里除了眼泪什么也没有,不过他没有追问下去,而是起身坐到了琴凳上,“我不太会弹,”他腼腆的笑笑“不过也不是很难听。”
在夕阳柔和的余晖中,如泣如诉的乐声飘扬开来。
Doctor站在山坡上,而在山脚,一辆马力十足的摩托车朝着古堡全力冲去。
“想明白了,还不算笨,只是,想改变纲吉的主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Doctor目光复杂,抬手整理着发皱的衬衫和松掉的领结——刚才狱寺揪着他领子逼问他纲吉的去向,抬腿朝塔迪斯走去,“小年轻的事,老人家就不管喽。对了,和玛丽莲梦露的婚约也该履行了哦。”

评论
热度 ( 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