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 27,s27主,长篇,慢热】

chapter15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下一瞬间,伴随着一阵嗡鸣,一座小巧的岗亭由虚变实,安安稳稳的立在了狭小的斗室中央。
  Doctor打开门探头朝外看了看,接着拿出音速起子,调适到恰当频率后对着地上肆意流淌的乳液扫了扫,只见刚才生生“吞”了一个大活人的乳液在绿光照射下崩解成无数透明的水滴,将满室的血迹尽数洗刷干净。。
  “哟,你们还在啊”Doctor凑到镜头前,面上仍是那副带着孩子气的笑容,只是此情此景,那笑容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九代率先开口,这一幕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认知范围。
  “哦?你说那些酸液对吧,我已经处理好了。”Doctor答道“至于纲吉,放心,他没死,好好的活着呢。刚才死掉的只是一个复制体,只不过是用来承载纲吉意识的容器罢了。”
  “纲吉在哪里?”一边的家光终于忍不住冲上来对着屏幕吼道“我儿子呢?”
  “我在这。”Doctor身后传来让众人欣喜若狂的声音,Doctor识趣地侧开脸,露出身后毫发无损的纲吉。
  仍是清秀的面庞,柔和的声音,只有额头上还未来得及撕去的传感器是陌生的。九代一时间竟然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仿佛看出了九代的心思,纲吉勾起唇角,展露出那个曾被Reborn赞誉为“大空般的微笑”。
  “准确来说,你们现在看到的才是我真正的身体。”纲吉说“正如Doctor说的,之前的“我”是用未来科技制造的复制人,那些酸液是合成人的原材料,可以复制它所接触到的任何东西。”
  “至于为什么要换个身体再和你们相见,”纲吉在那张椅子上坐下,对着镜头微微仰起头嘴边笑意变了味,苦涩又无奈,“是因为这个。”
  话音刚落,只见原本柔顺地垂在他身侧的长发毒蛇一般高高扬起,在空中游移不定,这还不算什么,从棕色开始它们按着红橙黄绿青蓝紫三彩五彩七彩挨个变了一遍,从最普通的发丝开始金属木材玻璃水晶钻石玛瑙泥土藤曼皮毛也来了一遍,最后是形态,从原本的长发开始火箭炮激光枪刀剑镰刀三叉戟,到最后甚至有个核弹头摇摇晃晃的飘在半空。。
  好吧,愚蠢的人类的反应只剩下:三观崩坏中,请勿打扰。。
  “这是与我共生的外星生物,宇宙间最古老的物种之一,它的名字无法翻译成人类所能理解的意思,音译也不行,因为这种生物之间传递信息依靠的是心电感应。”纲吉顿了顿,声音微颤“不过他们在宇宙间有个称号,莱格达音译为,布澈,直译为,毁灭吞噬之主。”
  Doctor倚在一边的墙壁上,注视着纲吉,眉头微蹙,澄澈的眸子此时深不见底。
  “所以,那个,东西。”九代斟酌着合适的词句“很危险对吧?”。
  纲吉点头,幅度小的几乎看不见,九代刚想追问下去,纲吉所处的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没人进来,只有震耳欲聋的枪声,无数子弹争先恐后的倾泻而入。。
  纲吉仍稳稳地坐在椅子上,拟化成一块金属板的“布澈”重新恢复成了一头亮丽飘逸的头发,当然,忽略那些在地上码得整整齐齐的弹头和被捆绑好的索洛尼家族成员们。
  “那么这里就交给您处理吧,”纲吉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塔迪斯“我先回并盛了,得回去早点,不然妈妈会担心。”
  九代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开始不紧不慢的下达命令收拾残局。这么大一块蛋糕得好好消化消化啊。。
  日本并盛 二十分钟前。
  Reborn和一众守护者正在会议室里焦急的等待着谈判的开始,就在此时,塔迪斯出现在他们面前。。
  完好无损的纲吉刚走出来,迎接他的便是蓝波一记力量十足的“蛮牛冲撞”和狱寺山本了平的三方夹攻。。
  “十代目十分抱歉!这是我身为左右手的失职,我愿意以死谢罪!”这是直接跪了的狱寺。
  “阿纲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是难掩自责勉强笑着的山本。
  “纲吉你以后的安全就由我来极限的守护!”这是斗志max的了平。
  “狱寺君你快起来,这不关你的事,大哥不用了,我想我能护好自己。”纲吉不得不一手抱着哭哭啼啼的小牛一手去拉狱寺,见他不肯起来干脆发丝一扬把狱寺整个人缠住吊了起来。
  “不要问我这是什么,”纲吉抢白,他指了指已经开始的却无人关心的谈判,“去看那个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 ( 7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