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 27,s27主,神秘博士梗,长篇,慢热】

意大利上午十时。
  九代照例在彭格列总部花园一角精心照料着他小小的菜园,他穿着一身沾满灰尘的蓝色工装,已经满是泥土的白色手套,脖子上随意搭着条半灰半白的毛巾。他正给已经结果的番茄加固支架,小心又爱怜的托着一颗尚且青涩的果实,沐浴在早晨柔和温暖的金色阳光中,这位老人慈祥的样子完全就是个和善的邻家老爷爷。任谁也不能把他和黑手党联系起来。
  然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祥和,头发花白但身材依然壮硕的九代岚守此时气喘吁吁,见到九代时紧蹙的眉头才放松了些许。
  “出事了,boss。”毕竟是追随九代在里世界历经风浪的得力手下,岚守的语气极为平静,声线毫无波澜,只有紧紧攥着的拳头出卖了他的内心,有些事,再多的经验也无能为力。
  “什么?”九代放下手里的番茄,直起身来问道。岚守看见首领平和镇定的眸子,原本高高悬起的心往下放了放,定住心神道“十代,十代被索洛尼家族袭击,重伤并被俘虏,对方正以此为筹码要求谈判。”。
  细细的果梗禁不住果实的重量,断裂开来,尚未成熟的青涩果实坠入富含腐殖质的黑色泥土,分外显眼,要不了多久,它就会腐坏变质,最终悄无声息的融入松软的泥土中,而那个本应当将它拾起的人已经头也不回的走远。
  日本下午六点。
  并盛中。
  守护者们分坐在会议桌两侧,众人表情各异,或愤怒自责,或强作镇定。只是偌大的会议室里竟然无人开口说话,显得分外诡异。
  Reborn居于上位,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漆黑一片的屏幕,默不作声。距离索洛尼家族发出威胁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现在他们只能等,等敌对家族来谈条件。。
  Reborn伸手戳亮了屏幕,那张极为清晰的图片就这样再一次呈现在他眼前,被绑在椅子上的棕发少年浑身染血,胸腹部缠着厚厚的却掩不住血色的绷带,无力垂下的双手皮开肉绽,指甲已经被全部拔去,手背乃至自破碎的衣衫中滑落出的手臂上遍布着无数细小的划痕,盐粒混着血水在伤口处覆了厚厚一层。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令人心惊的还是少年脸上的伤,他的两边嘴角被人用利器深深划开,仿佛一个巨大的一直咧到耳朵根的笑容,伤口被简单的缝合过,浸透了血的白线早已氧化成了深褐色,这根肮脏的线绳在缝合了伤口后并没停下,一鼓作气地将少年的嘴唇也缝合起来,在另一侧的耳根,垂着一根沾满血渍的弯曲长针。
  Reborn是世界第一杀手,这意味着他比外科医生还熟悉人的身体结构,那些地方采用什么样攻击手段会致死或致残,或者,怎样给人造成最大的疼痛。还好,他们并不想杀了蠢纲,那些看起来可怖的伤只有腹部的枪伤值得在意。真该死,他们一定是用了严刑想从蠢纲嘴里套出点什么,而他那个笨学生一定什么也没说。。
  杀手先生看似平静,心里已经构想了上百种让那些人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的法子了,敢对他的学生下手,是活腻歪了还是想找死啊。这种时候Doctor那家伙偏偏不在,用塔迪斯直接把人救回来就什么事也没了啊。
  一声轻响换回了reborn的思绪,屏幕上弹出个视频框,曼格利诺·索洛尼那张令人生厌的瘦脸出现在每个人面前的屏幕上。。
  与此同时,飞往意大利的航班上。
  瓦里安们照样吵吵闹闹个没完,也只有在坐飞机的时候才能这样闹腾而xanxus不会把他们砸进墙里,杀手们都和平常一样,因为,瓦里安并不知道这条已经在里世界搅起滔天大浪消息。
  四十分钟前。
  九代强迫自己从那张透着浓浓血腥味的照片上移开眼睛,看了一眼一旁脸色铁青的泽田家光,微不可闻的叹口气,开口道“我去通知Xanxus,你去调集门外顾问的力量吧。”
  泽田家光猛地抬头,沉声道“先不要通知瓦里安,还不能排除他们的嫌疑!尤其是那个斯库瓦罗,就是他昨天晚上把我儿子约出去的!”
  九代犹豫了一下,看见家光充满愤怒和怀疑的神情,联系一下以往的情报,他信任Xanxus,可是瓦里安内部之前不是没有出过叛乱的先例,罢了罢了,反正救人这种事又不是瓦里安所擅长的。九代这么想着,放下了手机。
  万里之外的日本,正在登机的斯库瓦罗心里莫名的一颤,他回头看看空无一人的走廊,忍不住又掏出手机拨打那个他今天已经打了无数次却始终未接通的号码,直到冷冰冰的提示音再次将他浇了个透心凉,他才失落的重新提起行李朝窄小的登机口走去,怎么会,明明说好了今天要······不过那小鬼现在这么强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极力压下心中的不安,斯库瓦罗登上了飞机。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