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神秘博士梗,all27,s27主】

chapter12
斯库瓦罗紧紧挨着纲吉,一边食不知味的嚼着米饭一边不着痕迹的偷看纲吉的侧脸,他完全是就这自家小恋人的俊脸下饭呢,正所谓“秀色可餐”啊。
  纲吉自然是察觉到了,由着他看,只不过脸颊又染上一抹淡粉,吃相越发优雅,努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就这样结束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顿晚餐。。
  既然已经完成了“交流感情”的任务,本来对纲吉各种看不顺眼的瓦利安们也就没了留下来的理由,在XANXUS的带领下离开,纲吉站在门口目送他们远去,悄悄攥紧了手心里纸条。
  “老地方见。”。
  到了酒店门口,斯库瓦罗借口去练习剑术脱离了大部队,心中怀着满满的期待奔向并盛山。
  啊啊,现在想想,为了把那小鬼追到手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指环战后的初次表白,之后每日必有的花束和卡片,未来战时十年后他居然还没得手,那小鬼在十年后被快发疯的自己强行弄上了床,直接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那小鬼一直躲着他走,后来西蒙之战后,他作为瓦里安的代表(在他的极力争取下)悉心照顾重伤的纲吉,从那时他们的关系才逐渐开始升温,再后来代理人之战中他失去了部分内脏,在病床上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是在他床边守了整夜的纲吉,那小鬼见他醒了又哭又笑,说着什么“这次我来守护你”的傻话,斯库瓦罗全当耳旁风,把因为超负荷战斗而虚弱不堪的小鬼拽进怀里,然后便是一个长长的令人沉溺的吻,那小鬼的唇太甜了,甜的他都忘了肚子上开了个口子的人被这么一压的后果是什么,代价便是在床上又多躺了一个月,不过,一切都值得,自己连心都可以掏出来给他,又失去一点无关紧要的内脏又算什么?更何况,有了那管再生液,现在的他已经重新健全了。
  在心里细数自己艰辛的求爱之路,马上能和恋人重聚的喜悦却冲不去他心头盘踞的一丝隐忧,根据情报,纲吉离开地球59年,他到现在还在怀疑其真实性,与其让他接受这个,他倒宁愿选择相信纲吉精神错乱了,十年就足以改变很多,看看在未来战时他对纲吉做的就能明白,到现在纲吉对他的碰触都还有些下意识的闪避,恋人关系更深一步的希望之火忽明忽灭。更别提59年了这对于人类来说都是大半辈子了,虽然外表没变,但是内在呢?那些真正吸引着他的天真,善良,坚韧,谦逊的特质还在吗?好不容易萌生的爱意还在吗?他们所共有珍贵回忆是否已经褪色?他的小恋人变了吗?他.....还爱着他吗?。
  斯库瓦罗慢慢走着,不太愿意去想答案,他不是那种逃避或者会自欺欺人的人,身为一名优秀,或许是最好的剑士,勇于直面现实,敏锐是必备素质。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纠结的原因,他知道纲吉有什么地方变了,比如面对时瓦里安从容淡定应付自如,比如赏心悦目大气优雅没有一二十年绝对培养不出来的气度和堪称完美的礼仪,比如准确理解了他的暗示,再比如,他身上勾人的甜味儿。
  那种甜意宛如变质的蜂蜜,遮去了本来清爽鲜生的气息,不是内行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斯库瓦罗知道,他见过这样的纲吉,在十年后的记忆里,在他怀里双眼迷蒙两颊潮红的尤物那分不清是快乐抑或痛苦的神情,那种甜甜的香气让他喘不上气,失去理智,眼里只剩下蜜糖一般芬芳诱人的恋人。
  是谁?纲吉,是谁趁我不在时趁虚而入?
  斯库瓦罗尽量不去想,可是纷乱的思绪却像海潮一般一波波涌上心岸,无可抗拒,又咸又苦的海水浸透了原本细腻洁白的沙滩,执着的雕琢着,留下由泡沫覆盖着的一圈圈乱纹,无论如何也抹不平。。
  59年真的这么长吗?长到足以侵蚀一份历经生死考验过的情感?可是你知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只是短短一瞬啊。。
  斯库瓦罗觉得海水要漫过堤岸了,只是就算是海水也浇不灭胸膛中熊熊燃着的阴火。一层又一层的分析,将“真相”以鲜血淋漓的姿态呈现在他眼前,他甚至痛恨起自己的极强的洞察力来,如果自己是个大大咧咧粗心大意的傻瓜,那么是不是一切都能维持原状?就像布满裂痕的玻璃花瓶,只要不去碰触,它就依然完好,晶莹剔透。
  对,只要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他们是不是就可以捧着花瓶,看着水慢慢流走,花朵慢慢枯萎,即使生命不再,也能为这段恋情留下一具完好的遗蜕。
  不不,他不想这样,纲吉也不会的,他现在只是需要冷静下来,他一向都擅长这个,然后去找纲吉,看看恋人会怎么说,想一想,好好想一想,怎么让这只有了裂痕的花瓶摔得好看一点,轻柔一点,不要被碎片伤到。
  真蠢啊,怎么才能不受伤?这只花瓶本来就是用两个人的心制成的,而且他坚信,自己的占了大多数,他的心会碎掉,碎成渣渣,他会坐在玻璃碴子上,说不定还会光着脚跳跳舞,那一定会很痛,但心都碎了,应该,也就不会痛了。
  化愤怒为力量的斯库瓦罗一拳捶在树上,碗口粗的树木应声而断,斯库瓦罗怔怔的看着自己擦伤流血的右手,总算从纷乱庞杂近乎怨妇的妄想中挣脱出来,对了,这只右手是纲吉给的,那么天真的小鬼怎么会变呢?连世界第一杀手都无法让那份信念湮灭,59年算什么?其中一定另有缘由,一定!只要找到他,问清楚。。
  黑黝黝的森林里,银发的男人步履坚定的向前走去,不远处,有温暖的火光。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