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s27主】

chapter11
  “什么?”纲吉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个前一刻还准备掐死他的人现在居然问他能不能战斗?是想试探他吗?。
  斯库瓦罗感到怀中的躯体僵硬起来,心已经凉了半截,好吧,自己仅剩的体力都拿来对付这个小鬼了,现在旧伤已经裂开,可以说现在斯库瓦罗处于最弱的状态,最糟糕的是又有人来了,脚步声坚定有力,目的性极强,直直冲着这边来,一点掩盖自己行踪的意思都没有,从容的仿佛巡视自己领地的雄狮,。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来人对自身的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强到可以放弃偷袭的优势,从正面打败二代剑圣和比XANXUS还强的彭格列候补十代目,另一种是来人已经知道了两人此时的状况,无论哪一种都很糟糕,。
  随着脚步声不断迫近,冷冽的杀气也越发强盛。斯库瓦罗心下已经有了决断,他轻声在纲吉的耳边说:“等一会我松手,你就跑,跑得越远越好,别回头。”。
  “斯贝尔比先生,为什么?”纲吉一头雾水“我没带死气丸和手套,除非reborn给我来上一枪,要么我只是个废柴而已。”。
  斯库瓦罗的心彻底凉了,他把纲吉抱得更紧,“有人来了,很可能是要杀我的人。”他把头埋在少年散发着牛乳香气的颈窝里,近乎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在这里碍手碍脚,在把人切成生鱼片的时候我需要专心。”。
  纲吉知道他在说谎,异常的体温,隐隐的血腥味,微微颤抖的声音和身体,和之前掐住自己脖子的双手,剑都没了你要怎么切生鱼片?。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双手,轻轻环上斯库瓦罗的肩膀,“我会留下来帮忙的。”
  “一个废柴,口气太大了点吧。”斯库瓦罗嗤笑道,这小鬼太天真了,连reborn也抹不去,即使对于像他这样曾经想要杀了他的,罪孽深重的杀手也能毫无保留的付出,“你以为你是圣母啊。”真是令人作呕的,虚伪烦人的,但是又是纯净温暖的善意啊。可恶,鼻子好酸。
  “斯贝尔比先生,你在指环战前来找过我,对吧,那天电车上的..”纲吉终究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名词,斯库瓦罗差点跳起来“你你你,你知道?!”。
  在斯库瓦罗看不见的地方,纲吉的脸颊微红,“不说这个,无论是蛋糕也好,想要帮忙也好,我只是为了报恩,当时的我非常弱小,而您绝对具有杀掉我的动机和能力,我感受到过您的杀意,但是您没动手,所以,多谢不杀之恩,”。
  一直洋洋自得于自己出色的跟踪能力的斯库瓦罗终于想起来,怀中的少年那名为超直感的逆天能力。。
  “报恩的前提也是要有命在啊,再说,不能夺走身为XANXUS的目标的你性命,那家伙会发疯把老子轰成肉酱的,再说,老子压根不相信XANXUS会被个废柴打败啊。”斯库瓦罗慌乱的解释,纲吉不管,抓着斯库瓦罗的双肩把两人距离拉开,认真的直视斯库瓦罗有些躲闪的眼神。“不管怎么说,我不能把您扔在这等死。”。
  “你这小鬼,”斯库瓦罗看见似曾相识的坚定眼神,这是与那天和XANXUS对战时一模一样的眼神“太天真了。”想要劝阻的话噎在了喉咙,斯库瓦罗深深叹气,“叫我斯库瓦罗吧,我可不想再听到贝尔的名字了。”。
  “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纲吉坚定的说“我感受到了云雀学长的气息。”
  “什么?”斯库瓦罗悚然一惊,那个能和XANXUS相抗衡的彭格列云之守护者?有他在的确不用担心了,等等,脚步声只有一个,莫非....。
  “草食动物,听说你被一条鲨鱼拐走了,”独属云雀的冷厉声音响起,只不过与平时纯粹冰冷相比,多了一股淡淡的醋味和几乎满溢而出的威胁意味“和外来生物群聚还破坏森林,胆子够大啊,做好了被咬杀的准备了吧。”身姿挺拔的俊美少年立于月光之下,狭长的凤眸在看见两人近乎拥抱的暧昧姿势时挑起危险的弧度,杀气浓重的让斯库瓦罗得强忍着战斗的冲动。好吧,他现在可以确认了,想杀他的人貌似就是云雀,即使是现在,这么说也没什么错。。
  于是在纲吉被云雀咬杀过后,两人相互扶持着下了山,纲吉尽职尽责的把斯库瓦罗送到了瓦利安居住的宾馆门口,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纲吉说什么都不会踏进那扇“地狱之门”的。
  斯库瓦罗扶着门框,捂着胸口作虚弱状,哑着嗓子问纲吉“你真的不再送送我吗。”纲吉一边在心里大喊着把我帅气狂躁的剑圣大大还给我一边微笑着想往后退。。
  斯库瓦罗眸色一暗,利落的捉住纲吉细瘦的手腕,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把人圈进自己怀里,没怎么费力的就掐着纲吉的下巴抬起他小巧精致的脸庞,以拇指拂过樱色柔嫩的唇,他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
  纲吉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一瞬间他只能感到几乎要将他灼伤的热度,和超直感所传达给他的,那份毫不作伪,浓烈真挚的情感。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