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 27,s27主】

chapter10
 脖子被一点点的勒紧,呼吸愈发困难,纲吉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在他最后
  的记忆里,只有银色月光下面色冷峻的修罗。。
  斯库瓦罗忽然感觉挣扎停止了,再一看,纲吉已经闭着眼晕了过去。真的是这个人打败了XANXUS吗,这个自己随手一捏就晕过去的小鬼?斯库瓦罗心情复杂地伸手捏捏纲吉由于缺氧而显得苍白的面庞,嗯,手感不错。不管怎样,至少不能让他在草地上躺着,会着凉的。。
  斯库瓦罗俯下身把昏迷不醒的纲吉抱起来,意料之中的轻和意料之外的软暖,斯库瓦罗忍不住多抱了一会,不同于女人的柔若无骨,怀中这具躯体仿佛生机勃勃的新竹,柔软又不失韧性,令人忍不住一探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这小鬼估计走山路累得够呛,浑身热烫,沐浴乳的香气也被热力蒸出来,牛奶香甜醇厚的味道肆意弥散,斯库瓦罗盯着怀中人洁白细腻的脖颈,突然感到了饥饿,各种意义上的。
  最终在不断念叨着“老子不是恋童癖”的二代剑圣还是理智的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草地上,依依不舍的把人放下,随手捡了些木头堆了个火堆,生起火来。。
  纲吉醒来时斯库瓦罗已经有些犯困了,面朝火堆坐着头一点一点的,眼见那头漂亮的银发就要葬身火海了,纲吉顾不上许多,一把把斯库瓦罗拉回来,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没反应过来,对方一点都没挣扎,顺着纲吉的手倒下来压在了他身上。。
  纲吉差一点又要晕过去了,幸好斯库瓦罗马上就爬起来,狐疑地看着纲吉还拽着自己衣角的手“你想干什么?”。
  “没.....你的头发....火。”纲吉触电一般缩回手,支支吾吾的解释,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完整。这个杀手的样子像是要吃了他一样,尽管他并没有感受到杀意,但鉴于之前脖子都要被掐断的惨痛经历,他决定还是离杀手先生远一点比较好。
  斯库瓦罗顺手撩起一缕头发,看见末梢轻微的焦痕时他心下了然,放开头发,他问起另外一件事“小鬼,你跟踪我干什么?”。
  “我,”纲吉鼓足勇气,“我看你好像没怎么吃东西。”。
  “所以?”斯库瓦罗此时仿佛分裂成了两个,一个开礼炮扯横幅又蹦又跳地大喊“他在关注我!”,另一个一脸高冷挑着眉注视着不安的纲吉。。
  “所以,我想你可能吃不饱,想把这个给你的,”纲吉把那个一直死死握着即使昏迷也没松开的铁盒子递了过来,斯库瓦罗仍然一脸高冷,冷冰冰道“打开。”而另一个他已经抱住纲吉疯狂的转圈了。。
  “是妈妈做的小蛋糕,呃,对不起,跑得太快全碎掉了。”纲吉低着头抱歉,本以为对方会让他离开再附带几句嘲讽,没想到手里一空,盒子被斯库瓦罗劈手拿走了。。
  看着盒子里抹得到处都是的奶油还有已经碎成渣渣的蛋糕,斯库瓦罗没有犹豫,往嘴里填了满满一口“味道还行,看在这个的份上就放过你吧。”。
  纲吉抬头,劫后余生般露出庆幸的笑容,这个笑容让斯库瓦罗心里又是狠狠一颤,甜腻的味道似乎从舌尖一直浸染到心头,他本来不喜欢甜食,但是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了。
  夜晚的并盛山的气温很低,纲吉刚把斯库瓦罗的外套小心翼翼地还给他,下一秒斯库瓦罗就把还带着余温的外套裹在他身上,顺带揽着他的腰把他往火堆前带了带,纲吉裹紧衣服低声说了句谢谢。
  斯库瓦罗的手并没有离开,反而收紧了些许,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纲吉别扭的动动腰,见对方没有放开的意思,也只得忍着了。
  距离太近了,体温和气味肆无忌惮的扩散和传递,纲吉感受到的温度高得有些异常,他开始并未在意,直到鼻翼间淡淡的清爽香气掺进了一丝不详的血腥味,“斯贝尔比先生,您.....”他刚想问问,斯库瓦罗却扣住他的后脑猛地拉近,直到他的下巴枕上了对方的肩膀。。
  “嘘.....”斯库瓦罗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话,“有人来了,你,还有能力战斗吧。”

评论
热度 ( 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