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s27主,神秘博士梗】

chapter9
正值盛夏,就连夜晚也失去了原有的清凉和畅,空气似乎变成了某种沉重粘滞的胶体,裹在人身上闷的喘不过气。。
  斯库瓦罗起先只是慢悠悠地散步,本想就这么赶回宾馆,但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剑术练习还没完成,站在路口犹豫了一下,他转身朝并盛山走去。先前尴尬的一幕始终在他眼前挥之不去,尤其是纲吉那惊讶的眼神更是让他烦躁不安,心里的烦躁逼着他加快脚步,愈走愈快,最后干脆跑起来,一头扎进了黑漆漆的森林中
  一个小小的山谷中,本来长势茂盛的树林此时七零八落,那些合腰粗的树木或被拦腰砍断,或被斩成碎块,到处都是残枝落叶,原本绒绒的青草地是狼藉一片。在一边的高大石壁上,只见一道银色身影灵活的腾挪跳跃,所到之处皆是一片幽幽寒光和肆意飞溅的石屑。片刻之后,斯库瓦罗站在在石壁前,借着明亮的月光细细打量着自己的杰作。
  光滑的石壁上多了一幅线条简洁而且极为传神的图画,一团熊熊燃着的火焰中立着一把利剑,画的还行,看来自己的剑术还没退步,斯库瓦罗稍感安慰,当整个世界都误解了自己的时候,也只有与自己的爱剑为伴了。这么说,还真是孤独啊。
  斯库瓦罗在一截树桩上坐下,丢开已经被他的汗水弄得半湿温热的剑柄,直到重心从腿上转移的那一刻,他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腿部肌肉不堪重负的酸胀疼痛,这次训练量过多了,不,与其说是训练倒不如说是发泄,一边砍树一边大喊“老子不是恋童癖!”的样子真是丢人,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冲动了?最近自己果然很奇怪。
  努力把注意力从疼痛上移开,该死,好不容易养好的伤好像又要裂开了,自己应该留在意大利好好养着而不是参加这个蠢得要死的交流,斯库瓦罗这样想着,当初自己是怎么答应的?
  一天前。
  全身仍缠满绷带的斯库瓦罗躺在床上,拿着笔记本电脑看他精心剪辑出来的“纲吉的一百个微笑,每一个都很治愈”的合集,没办法,那孩子的微笑就是他的吗啡,是减轻伤痛的唯一方法。只可惜reborn把摄像头全拆了,不然这个点纲吉应该在洗澡.....。
  想到这,他刚想把他加了密的视频翻出来,门突然开了。。
  “斯库瓦罗,我有事与你商议......你在干什么?”九代看见一拳打穿屏幕的斯库瓦罗时无语了,不过那么多年的boss不是白当的,仅仅片刻的惊讶后九代就非常自然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亲切友好的说:“很精神嘛,看起来你回复的不错啊。”。
  “不用你关心!”斯库瓦罗冷着脸,他悲催的发现,自己的手,貌似卡在屏幕里了“你来干什么?宣布我们的死刑吗?”。
  九代笑容一僵“有两个好消息,”不待斯库瓦罗打岔,他极快的说下去“第一,在纲吉那孩子的一再请求下,我决定将惩罚降到最轻,第二,那孩子邀请你们去并盛交流。”
  斯库瓦罗立即把手抽出来,顾不上手臂上被刮出的一道道血口,也顾不上已经淤青的拳头,身体前倾几乎是吼了出来“真的?”。
  九代没料到他这么大的反映,下意识地答了一句“当然!”斯库瓦罗几乎立起来的身子这才落回柔软的床垫里,这一刻肉体上的疼痛暂时离他远去,仿佛身处云端。。
  “你有选择的自由,”九代补充道“去或不去。”。
  “我去。”斯库瓦罗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声音,坚定郑重得仿佛他曾对XANXUS立下的誓言。
  沢田纲吉,沢田纲吉,又是沢田纲吉,这个小鬼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搅乱他的情绪,影响他的判断,该死,这小鬼该不是催眠了他吧,否则他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即使是现在,他似乎都能听见那小鬼的脚步声。不,不是幻听!有人来了!。
  斯库瓦罗的眼神骤然凌厉,几个深呼吸后,他全身的肌肉都已绷紧,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在他身后不远处停下来,似乎在犹豫。。
  已是深夜,普通人不会在这个时间进入有野兽出没的深山,会是敌对家族派来的杀手吗?更有可能是彭格列里对瓦利安心怀不满的某些人对他们的剿杀,瓦利安树敌太多,光是想杀斯库瓦罗的人他都能数出来几十个。。
  不管是谁,敢来袭击二代剑圣的家伙,就做好死亡的觉悟吧!。
  斯库瓦罗在心里冷笑,手下却不敢大意,他旧伤未愈,体力耗尽又丢了剑,情况不能再糟糕,幸好,他的体术也不差。。
  就在身后那人又小心翼翼的向前挪了一步时,斯库瓦罗在瞬间跃起,趁对方没反应过来时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对方身上,迅速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以防可能的攻击。。
  对方没有挣扎,却怎么也不肯放开手里的金属盒子,斯库瓦罗不耐烦,一双大手死死卡住了对方的脖子,沉声问道“说,谁派你来的?”。
  “我......我是沢田纲吉。”无比熟悉的声音,斯库瓦罗一时觉得全身脱力,完了,自己的形象彻底毁了。。
  “请,请放开我,”纲吉脖子上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纲吉看见斯库瓦罗眉头紧蹙的样子,开始害怕,这个人,不会是真的想杀了自己吧?。

评论
热度 ( 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