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主s27】

chapter8

   指环战后一个月后,某天回家的纲吉少年收到了被九代打包送来的瓦里安全员豪华桶,正当他准备落荒而逃时,他亲爱的家庭教师一脚把他踹了回去,美其名曰“培养与未来属下的关系”。

  谁想要这样的手下啊!reborn你分明是想整死我啊。

  抱着必死的决心,纲吉少年颤颤巍巍的端上了茶,在为各位凶神恶煞的大爷们倒好茶后,紧紧的抱着托盘,低头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

  这倒给了瓦里安众人仔细看看他的机会,指环战前是不屑于去看“将死之人”,指环战后则是连夜被送回意大利。

  尤其有兴趣的是鲁斯维亚,他(她?)以妈妈桑般的专业眼光开始打量局促不安的纲吉,嗯,好矮,即使对于亚洲人来说也属于骨架娇小的那种。头发看上去乱糟糟的,不过颜色很暖,看起来软软的样子,稍微打理一下就好。低着头看不清脸,不过记得这家伙眼睛蛮大的,什么颜色的来着....鲁斯维亚一边想一边不小心说了起来,这也是他除了没事爱给人弄造型之外的另一个小习惯。

  “琥珀的颜色,”坐在他旁边的斯库瓦罗接了一句“有蜂蜜的色泽。”鲁斯维亚惊讶的扭头看了一眼神色自然的二代剑圣,“你是怎么知道的?”。

  斯库瓦罗陡然拔高了声音“这是身为剑士的基本素养!你们这群白痴一点都不知道去了解敌人,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输掉的!”

  鲁斯维亚被他吼得缩了缩脖子,把目光又投向瑟瑟发抖的纲吉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剑圣大大,貌似也输了吧.....。

  谁也没注意到斯库瓦罗一闪而逝的慌乱神情,就像是刚知道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而且绝对不能说出去。

  对啊,为什么我会知道他眼睛的颜色,那双宛如上好琥珀的眼眸,一样的晶莹剔透,一样的美丽色彩,唯一不同的是,那双眼睛中封存的是阳光,不断流转生生不息的温暖阳光。

  不止这些,他的五官,他的身材,他的一颦一笑我全记得清清楚楚,我只不过在指环战前花了近两个月收集整理他的资料,只不过在他家里装了针孔摄像头两个星期啥也没干只盯着监控,只不过跑来日本跟踪他,只不过在电车上偷偷摸了摸......。

  我只是为了解敌人以便XANXUS能打败他,杀了他!。

  但是为什么在被鲨鱼咬住的那一刻我想起的是他?为什么看着他被XANXUS虐打时心里没有痛快淋漓的感觉?为什么XANXUS被指环拒绝时我心里涌上的不是失望而是庆幸?为什么,看见活生生的他站在我面前,我竟然想要拥抱亲吻?

  斯库瓦罗思绪纷繁,浑浑噩噩直到吃饭也没回过神来,到最后脑子里浮现的只有纲吉洗澡时纤细洁白的胴体,和那天电车上感受到的,惊人的热力和弹性。

  “靠靠,老子可不是恋童癖....”斯库瓦罗小声骂起来,试图重新唤回理智,把那幅极具诱惑力的图画从脑海中驱逐出去,该死,那小鬼还没成年呢。。

  理智回来了,斯库瓦罗暗自庆幸,但他的话却很不幸地被鲁斯维亚听了去,只见鲁斯维亚一手翘着兰花指拭泪一手大力拍在斯库瓦罗背上“原来斯库酱你喜欢的类型是小孩子啊,没关系的我理解你的感受”

  “什么,咳,咳咳咳咳....”斯库瓦罗忘了嘴里还有一口饭还没咽下去,张口要辩解,结果被对方一拍全呛进气管,咳个不停。

  “哼,垃圾。”XANXUS表示不屑。

  “xixixixixi~~~没想到长毛队长是这种人啊。”贝尔笑得夸张。

  玛蒙反应更直接,端着盘子直接飞走了“身为小孩子的我不要和变态一起吃饭。”

  一时间或嘲弄或厌恶,只有纲吉老老实实端了一杯水给斯库瓦罗,待斯库瓦罗止住咳嗽,全体人员已基本认定“二代剑圣是个喜欢小孩子的变态。”

  又急又气的斯库瓦罗彻底没脸继续待下去了,匆匆扒了几口饭便逃似地离开了。

  他不知道,在他走后,纲吉犹豫了一下,用盒子装了几个小蛋糕便追了出去。

评论
热度 ( 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