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all27,神秘博士梗,s27主,偏科幻】

Doctor冲上天台,反身重重一掼门,拿出音速起子焊死了门,这才有时间靠着墙喘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的两颗心脏恢复正常,一根铮亮的警棍恶狠狠地卡上了他的脖子,一瞬间他甚至能听见自己脆弱的颈骨不堪重负的咔咔作响。
“敢吵醒我,咬死你!”来人苍蓝的凤眼上挑出危险的弧度,一字一顿将“死”咬的非常清晰。
Doctor一边庆幸自己与人类不同的呼吸系统一边努力挤了个友好的笑容出来“你就是云雀恭弥吧,纲吉提起过你,不过你说“咬死”不准确,你只是个人类,从进化角度来说人类是杂食性动物,用于捕食的犬牙已经退化的差不多了,通过“咬”来杀死另一生命体既低效又不符合人类习性,说到咬,我想起来贡嘎博葛星人了,它们有宇宙间最好的牙齿,四层口腔,超过2000颗分成十三种的锋利牙齿,在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中随时更换,最多能换百次以上,不过它们是素食的,那些牙齿只是用来啃啃叶子什么的。”
他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最后被忍无可忍的云雀一拐子抽到地上“好好,对不起吵醒你了,我可以给你提供超强力的安眠药,一颗睡一百年,什么也吵不醒你,宇宙间最聪明的种族之一——塔拉地星人的产品”
云雀额上已隐隐爆出青筋,他决定了,要把这个家伙打晕后从楼上丢下去!
“轰!”门被人大力踹开了。
“纲吉!太粗暴了!你还是没学会怎么用起子吗?”Doctor不满地瞪着来人“这种时候我真怀念Amy”他揉揉脸上的淤青,痛的呲牙咧嘴,“一天!我在你这呆了不到二十小时就已经遭受两次暴力了!你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纲吉没回话,上前把Doctor护在自己身后,恭恭敬敬地向云雀行了一礼“很抱歉,惩罚的话,无论多少都请由我来领受。”
Doctor闻言跳脚了“我只是和那位可爱的小姐一样来寻求庇护的!”
“小姐?”云雀愣了一下,只见云豆扑扇小翅膀飞下来,“云雀,云雀~~”地叫着。
这边纲吉攥了一手汗等着拐子落在自己身上,那边云雀却收了拐子失了兴趣。他在纲吉面前站定,用手指勾了一缕头发仔细看看,嘴角扬起一抹淡笑。
“听小婴儿说你不是人类,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区别。”云雀玩味的笑着,丝毫没给纲吉接话的机会,“头发留着,不许剪了。”
“欸?”纲吉惊讶地看着云雀漂亮得过分的笑容“为什么?”以及你是怎么知道我想剪掉的.....
“我庇护了那家伙,这是酬劳,你有意见?”云雀声音冷了下来,“不不不,完全没有!我不会剪的!”纲吉条件反射般绷紧了身子回答。
“鉴于你毁坏了公共物品,”云雀架起了双拐“果然还是要咬杀。”
Doctor刚想说什么,纲吉联通了两人的心灵感应“你要真想我活着走出这栋楼就赶紧闭嘴离开吧!”
Doctor也只能乖乖离开,一个人拿着医疗箱可怜兮兮地蹲在门口等着。十分钟后顶着熊猫眼的纲吉走出来,两人便开始帮彼此上药包扎。Doctor碎碎念着云雀的凶残,被纲吉一句你不来什么事也没有顶回去,鼓着嘴孩子般赌气,手下仍是细致温柔。
Reborn在暗处看着两人默契感十足的互动,神色阴晴不定。
这么一折腾后总算能吃午饭了,纲吉捧着妈妈的便当幸福得快流泪了,Doctor拿着个苹果没滋没味地啃着,狱寺全神贯注地用那片屏幕看着外星生物大全,山本则拿了寿司和大家分享,气氛相当好。
“十代目,为什么这上面没有时间领主?”狱寺抬头问道“呃,这个,我买这个的时候,时间领主已经灭绝了”纲吉尴尬道“在最后一次伟大的时间之战中时间领主和戴立克(Dalek)爆发了惨烈的战争,两者同归于尽,Doctor是唯一的战争幸存者。”纲吉缓缓说道,眸里有着悲伤。
Doctor伸手揉揉纲吉的头,“不是‘唯一’哦”他的笑容分外苦涩,“Master也幸存下来了,只是他又选择了死亡。”
纲吉捉住那只蹂躏自己头发的手紧紧握住,“YOU ARE NOT ALONE ,我在这里,”
Doctor眼角似有湿意,他俯身在少年光洁的额上落下极为珍重的一吻,旁边两人不明所以。
“等等阿纲,时间领主灭绝了,那你这59年到底在哪?”山本急急问道“我们有时间机器啊,”纲吉笑道“我在毁灭之前的Gallifrey。”
说完纲吉便又专心吃饭了,两颊鼓鼓的活像只松鼠,在狱寺的自带滤镜中他亲爱的十代目身后似乎有只大尾巴晃啊晃的,Doctor一伸手,抓...抓住了?

评论
热度 ( 11 )

©  | Powered by LOFTER